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第177章 能避孕的鱼泡

时间:2015-01-05 19:58:06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重生三国我做主 作者:江南强子

    黄舞蝶象个做错事的孩子,在母亲面前羞红了脸,低下头來,喃喃一句:“嗯,有了。”

    黄夫人见女儿承认了肚子里有了公子刘琦的骨肉,望着一身戎装铠甲的黄舞蝶,心里是又气又恼,气的是未婚同居这事儿在当时是很丢脸的事,恼的是既然女儿肚子里都有身孕了,干嘛还要舞刀弄枪带兵啊,不想要孩子了吗?都已经有了,还说啥呢,那就认了吧。

    “你,你……看你戴盔披甲的,你怎么会这么不疼惜肚子里的孩子呢?”黄夫人指着大红氅罩着的黄舞蝶的肚子,气不打一处來,说着说着,又换了种语调,再次指了指黄舞蝶的肚皮,“唉,你这丫头,你不想做母亲,我还要做外婆呢。”

    黄舞蝶刚开始见母亲生气,一下子就懵了,打从记事起,黄舞蝶的印象中母亲从來都是对女儿疼爱有加,沒有过今天这般发脾气,当黄夫人指着她的肚子,黄舞蝶明白过來,抿嘴扑哧一笑,不由分说挽着黄夫人的手向卧室走去,边走边道:“娘,你误会了,不是我肚子里有孩子了,我是说我与公子有关系了。”

    “你这丫头……”黄夫人也反应过來,自己自以为是,都沒听女儿解释,边往卧室走的时候,突然又停住步子,疑惑地问道:“蝶儿,不对呀,记得年前你就來了吧,都有关系了,这大半年的咋就沒怀上呢?”

    黄舞蝶被母亲这么一问,再次羞红了脸,沒想到母亲这么私密的问題也能问得出來,偷偷瞄了眼十米开外正在给院子里花花草草洒水的陈妈妈,拉上母亲快步走进卧室,反手关上门。

    黄夫人朝屋里一打量,便能见到公子刘琦的一些衣物和女儿的随身用品,一切都不言而喻,女儿与公子已经睡到一起了,难怪府中的丫环都称黄舞蝶夫人呢,这事儿弄得,沒想到青年男女处得好了竟然这么快就处到一间卧室里去了。

    黄舞蝶见黄夫人一脸惊疑的神色,拉住母亲在床沿坐下,鼓足勇气道:“娘,我每个月照常來那个,应该沒怀上。”

    黄夫人瞧瞧女儿娇羞的脸,心理活动开了,按女儿的说法那就是公子与女儿睡在一起都好几个月了,这俊男美女的在一起了怎能会不怀上呢?

    黄舞蝶知道母亲关心身孕的事,弱弱道:“娘,你不要问这事好不好?”

    黄夫人可不管女儿的哀求,可怜的女儿自个倒贴上了公子,要是还沒怀上一男半女的话,以后女儿在公子府中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天下父母心,黄舞蝶是怎么也想不到母亲心里在想什么的,只见黄夫人似是闭目养神,弹起兰花指掐算起來,须臾睁开眼來,急道:“蝶儿,不对呀,按理也能怀上啊。”

    “娘……”黄舞蝶又是满面通红,知道瞒不过母亲,便起身从床头边的小柜里,拿起一只小木盒來,递到母亲手里,打开盖子,一股淡淡的腥味飘出,里面是些晒干的鱼泡,装有鱼泡的木盒里还洒了些起干燥剂作用的滑石粉,看那又大又长的鱼泡,估计得取自十几斤重的大青鱼或大草鱼。

    黄夫人诧异地望着木盒里的鱼泡,莫名其妙,道:“蝶儿,你藏这些个鱼泡干什么?”

    这下轮到黄舞蝶惊诧了,道:“娘,你都不知道这鱼泡干嘛用的吗?”

    黄夫人摇摇头:“真不知道。”

    黄舞蝶凑近黄夫人耳边,轻声道:“娘,你与父亲沒用过吗?”

    黄夫人愣了下,象不认识自己的女儿一样,有意识地望了望黄舞蝶并未隆起的腹部,明白过來,敢情那滑爽的鱼泡在男女房.事时起了避.孕的作用,嗔道:“你这丫头,沒大沒小,娘沒教过你,你哪学來这些歪门邪道?”

    黄舞蝶歪下头,倒也老实:“公子讲的。”

    黄夫人又是一愣神,好个花花公子刘琦,连鱼泡都给女儿用上了,简直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气道:“蝶儿,你啥也不要说,赶快叫公子过來,我有话问他。”

    黄舞蝶见母亲神色不对,犹疑了下,道:“娘,你不要怪公子好不好?我与公子在一起,是我说了不要名分的。”

    黄夫人更为吃惊。恼怒了:“好你个臭丫头,你个黄花大闺女,都和公子同居一室了,怎能不要名分呢?就算不要名分,那也得要个孩子吧?你不想要孩子,我还要做外婆呢。快去叫公子來,我得问问清楚,他怎能对我女儿如此绝情,连小孩子都不想要,这不是欺负人嘛……”

    “是。”黄舞蝶嗫嚅下,哪敢忤逆母亲,腾腾快步出卧室,朝正在剪枝的陈妈妈吩咐一声,陈妈妈放下工具便小跑着去县府请公子刘琦过來。

    刘琦叫了蒋琬、赵云、陈文、陈武等心腹干将在县府会客厅旁的餐厅,准备一起用午膳为远道而來的师母黄夫人及师弟黄叙接风,正等着黄夫人参观卧室回來,沒想到陈妈妈來请公子去卧室面见黄夫人。

    “很要紧的事吗?要不烦劳陈妈妈请黄夫人先來用过午膳吧。”这菜都上桌了,刘琦不愿移步。

    陈妈妈道:“黄夫人似有怒色,还请公子去去就來吧。”

    刘琦顿觉不妙,朝座中诸将道句失陪,便随陈妈妈三步并作两步來到小院。

    进得卧室,刘琦见黄夫人唬着脸,黄舞蝶战战兢兢的样子,上前揖礼,作出一个恭请的姿势道:“师母远道而來,我已命县府众将为师母接风,膳食已就绪,还请师母移步前往。”

    黄夫人哼了句:“公子,你以为师母吃得下这顿饭么?”

    刘琦感觉到了黄夫人脸色不好看,虽然不知道黄夫人为什么生气,但也作好了挨批的心理准备,毕竟将人家女儿都睡上了,也沒征得人家父母的同意,这实在是不恭敬的表现。

    “师母,你哪里不舒服?怎么就不想吃饭呢,诸位爱将正在膳厅候着要给师母接风呢?”刘琦依然隐忍着,一脸的毕恭毕敬。

    黄夫人见刘琦并沒有摆一县之长的官架子,也就稍稍消了些怒气,嘴上却不饶人,将装有鱼泡的木盒子往床沿上一拍,严厉责问:“公子,你给我说说清楚,这是为何?你到底想将我女儿怎么样?”

    刘琦一看木盒,明白了,敢情黄夫人与黄舞蝶母女间啥事都沒瞒着,最私密的话題也都在未來的女婿间公开了,刘琦只得装纯,顾左而言他,道:“师母,都怪我一时冲动,本想着抽个时间去襄阳给您提个亲來着,结果,公务繁多,竟然耽误了。”

    黄夫人缓了缓语气:“嗯,公子有提亲这想法,还算说得过去。只是,为何你却想出这法子來了?”黄夫人还是觉得奇怪,忍不住指了指装有鱼泡的小木盒问道。

    “这个……”刘琦一时语塞,在古代沒有计划生育的概念,更沒有安全套这样的避孕产品,刘琦也只是在穿越前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过古代女子如何避孕的话題,鱼泡便成了避孕工具天然的替代用品,至于用的时候好不好用,爽不爽,就相当于鞋合不合脚,只有穿了那鞋子的人才知道。

    要向黄夫人解释为什么和其女儿在一起要用鱼泡的事儿,就得解释清楚为什么要避孕的问題,道理很简单,这不是穿越前开放的华夏国,而是实实在在的封建体制下的东汉,要是一个女子还沒嫁人便怀上了孩子,这个女子的名声便毁了!这么浅显的道理黄夫人不是不懂,黄夫人向刘琦扯起这么一个很隐秘的话題來应该是心急女儿的幸福而一时急懵了。

    为了避免给黄夫人造成误会,刘琦斟酌了下字句,慢条斯理道:“师母,我一直想给师妹办个风光的婚礼,只是还要报请父母准允,我担心万一蝶儿有身子了,父母会有微词,就想缓一步,待过些时日,报请父母与师父、师母给我俩一个名分,这不,师母您就來了。”

    “娘,是我不要名分的,你不要怪公子。”黄舞蝶听刘琦听到名分二字,十分的敏感,黄舞蝶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与公子刘琦提亲的事提过的却沒有结果,如今蔡瑁与黄忠当面闹翻了,这沒有父母之命媒勺之言的名分又从何谈起呢?

    黄夫人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黄舞蝶与刘琦两人之间的姻缘,其中夹杂了上一代人的恩恩怨怨,刘琦能有给黄舞蝶名分的想法,证明公子刘琦还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唉……”黄夫人无奈叹了口气,一把搂过黄舞蝶,扶摸着女儿的秀发,心疼道:“事已如此,名分的事就顺其自然吧,不过,外甥我是抱定了的。”

    黄夫人说着,将床沿上装有又长又大鱼泡的小木盒偷偷收起來,藏到了袖子里,意味深长的瞟了眼刘琦,又道:“公子,我女儿从小娇生惯养,如今委身于你,你可不能辜负了她啊。”

    刘琦瞧了瞧一身戎装、行武打扮的黄舞蝶,一语双关道:“本公子不敢。”

    黄舞蝶瞧刘琦的样子就觉得好笑,上來揪住刘琦的耳朵,狠狠地说:“叫你敢……”

    “哎呀,黄小姐欺负人,师母救命呀,救命呀。”刘琦故意大声求救。

    “蝶儿,别闹了,你这丫头,公子堂堂县令,哪由得你这般嚣张,还不给公子赔礼。”黄夫人见小两口恩恩爱爱,也就放心了,只是一想到女儿沒有名分,心里总觉得有一丝别扭和愧疚。

    “让我陪礼,沒门。”黄舞蝶松开刘琦的耳朵,其实也沒用力拧,一跺脚,反倒责怪起母亲來:“娘,你怎么护起大公子來了?我要抗议,你重男轻女哦。”

    “沒大沒小,都敢跟娘顶嘴。”黄夫人瞪眼黄舞蝶,心下轻松起來,起身道:“公子,让将士们等久了,赶快用膳去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