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第一百五十九章 ?者插足

时间:2020-12-30 10:14:56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白日梦之三国 作者:
    .

    “什么?”朱然跟徐盛立即都蹦了起来。

    “好啊,原来是想用假粮草来迷惑我们,等我们撤了之后,再把真粮草运走!当真是可恶之极!”朱然怒气冲冲地叫道。

    “我说呢,这刘磐怎么改了脾气了,原来还有这么一手!”徐盛也没有什么好话,“想就这么轻松的把粮草给运走,没那么容易,朱将军,咱们再去劫他一次!”

    “好,咱们走!”朱然更干脆,早已经上了战马了。

    然后,江东军掉头向后,又去找刘磐了,不过,这一回,可不仅仅是劫粮了,还要算帐!

    刘磐依然在押着粮草前进!

    “刘磐狗贼,你家朱然大爷又来了!”随着这么一声喊,朱然又一次率先向刘磐冲了过去,徐盛这一回也不甘落后,只是慢了一拍而已,大刀也已经是高高举起。

    “众将士,保护粮草!”这一回,刘磐可没有上一次那么从容了,也不嘻皮笑脸了,长矛横摆,驻马待战。

    “哈哈,将士们,杀啊!”朱然这一回可兴奋了,看你小子还狂!小样儿,居然敢跟老子玩心眼儿,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哼,纳命来!”刘磐见朱然已经冲到了近前,突得一夹马腹,居然不管朱然刺过来的长枪,手中长矛就那么低低地向他的小腹扎去。

    “当!”朱然连忙摆枪拨开这一下,然后,他就从刘磐身边冲了过去,接着,刘磐就跟徐盛对上了手。

    “哼!果然是打仗不要命的!”不过,朱然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掉转马头,就要跟徐盛去夹击刘磐。

    “将军,粮草又是假的!”小兵的声音又适时传了过来。

    “什么?”徐盛差点因为愣神而被刘磐给挑了,朱然也没有能表现的多好。

    “哈哈哈,你们又中计了!”刘磐现在笑得欢畅至极,“张飞将军马上就要来了,朱然,本将军倒要看你这回能不能撑住一个回合!哈哈哈!”

    “刘磐,老子宰了你!”朱然大怒,不退反进,攻向了刘磐。

    “先杀了这家伙!”张飞还没有见影呢,还是先除掉面前的这个混蛋再说,徐盛也因为两番被耍而火了。

    “就凭你们?还是等照顾一下自己吧!”刘磐才不会怕死缠烂打,立即就反击了过去。

    三人你来我往,一时倒也不分胜负,不过,刘磐却已落在了下风!

    “刘磐,看你还敢嚣张?”朱然大笑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令他毛骨悚然的声音突然炸响了,

    “哈哈哈,两个都在,实在是再好也不过啦,哈哈哈!都不要跑了,燕人张飞来也!”

    随着这么一声炸雷般地声音,张飞出现了,一骑黑马,如同一股黑色的狂飚,袭卷而来!

    “快跑!”现在,不仅朱然怕张飞,徐盛也怕,当然了,这次没有来的丁奉也怕!上一次他们三个拼了命跟张飞一个打,也只是勉强打个平手而已,那天要是一直打下去,天知道他们三个能不能撑住,反正他们觉得张飞恐怕比甘宁还要凶猛三分,属于绝对不能招惹的一批人系列,现在这个煞星却突然出现在这里,偏偏自己这边才只有两个,人家还有一个刘磐当帮手,也就是说,自己这边是绝没有一拼的本钱的,不跑的话,还能怎么样?

    “哈哈,晚了!”刘磐大笑道,长矛一招紧似一招,把徐盛给缠的死死的。

    “朱将军,你快走!”徐盛大叫道,“我来挡住他们!”

    既然被缠住了跑不掉,那就当个英雄吧!徐盛怀着这种想法,大刀突然变得大开大阖,跟刘磐拼起命来,一时间,把刘磐给逼得连连后退!只是刘磐沉着应战,不给他脱身的机会!

    “要走一齐走!”朱然犹豫了一下,竟然不顾自身,抬枪就冲向了刘磐。

    “以为两个人老子就怕吗?”刘磐当然知道朱然是想干什么,他是想跟徐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他解决掉,然后两个人一齐在张飞追过来之前跑掉,可是,这种死战本就是他刘磐擅长的,还会怕吗?

    “休得嚣张,俺老张来也!”张飞见到三人之间的战况,自然是大怒,居然敢在他张三爷面前玩这一手,要是真的让朱徐二人在他面前把刘磐给杀了,那他张三爷也就不用混了,当下,他又狠狠地拍了几下胯下的战马。

    “徐盛,你走!”眼见着张飞越来越近,而自己两人却被刘磐死命缠住,眼见脱身不得,朱然突然大吼一声,整个人从马上跃起,合身扑向了刘磐。

    “朱将军!”徐盛惨叫一声。

    “走!”由于朱然是出其不意,突然跃起,刘磐没来得及反应,只是本能的闪身躲开,所以,侥幸的,他手中的长矛并没有能刺中朱然,反而他整个人被朱然给扑到了地下,两人就这么你搂着我,我搂着你,在地下翻滚着扭打起来。

    “休走!”张飞的吼起更近了。

    “走啊!”朱然猛得张嘴咬向了刘磐的脖子。

    “呀!”刘磐惨叫一声,恨恨地了张开嘴巴对上了朱然那因头盔掉下而露出的耳朵!

    徐盛走了!

    不走不行!

    朱然这么拼命,傻瓜也看得出来,是为了让他能逃得一命,若是他不走,等于让朱然白白牺牲,所以,他必须走。

    “可恶呀!”张飞晚了一步,看着徐盛的背影,气得大吼连连!

    “唉呀!”一声惨叫,又把张飞的注意力给吸引到了地上,只见朱然的嘴巴上正叼着一块甲片,这情景看得张飞怒气平息了不少,并且连连摇头,暗自赞叹:这家伙居然能咬破战甲!真是高“嘴”呀,好在上一次没有跟他玩空手!不然还指不定给咬成什么样呢!不过,也有可能是刘磐的战甲质量不好!

    “张将军,快帮帮我们将军呀!”有刘磐所属的小兵叫道。

    “什么?噢!”张飞这才转过神儿来。

    于是,他翻身下了战马,走到地下两个正在扭打的大将身边,突得伸抓住了他们,一手一个,然后,两只胳膊猛得往两边一扯:“嘿!”

    “呀……”伴随着这一声惨叫,张飞被正咬得过瘾地朱然一口咬中了手腕。

    “去死!”大怒之下,张飞猛得把朱然给甩了出去,顺带着,刘磐也被他不分左右地给扔了出去,结果,他胳膊上的一块皮肉被朱然带走了,心疼地他直咧嘴,长这么大,虽然卖过肉,可从来没有“卖”过自己的肉呀!亏了,真的亏了!

    而朱然呢,他咬张飞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没办法,刚刚刘磐咬了他的腮帮子一口,这等毁容大仇当然要报,结果,却被分开了,一时没有注意,就把张飞给咬了!

    “张将军,你……,我可没有……得罪你呀!”刘磐的颤抖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一下可把他给摔惨了!

    “刘,刘将军,对不住,实在对不住,俺老张不是故意的,你,你没有事吧?”听到这声音,正在扼腕沉痛的张飞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陪罪!

    “你说呢?”刘磐现在恨不得杀了张飞,那朱然的嘴巴一定练过,自己都被咬成这样了,居然还要挨这黑家伙一下,这算什么?可是,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现在的情况,自己肯定不是对手,还是先忍着吧,以后再跟他算帐!

    “这个,刘将军,我们还是快赶回江夏吧!我大哥他们还等着咱们呢!”张飞看着刘磐那满是血迹的脸,小心地说道,暗地里大骂朱然缺德,居然专朝人家的脸上下嘴,这让人以后怎么见人呢?

    “好吧!”刘磐捂着伤口,又不甘心地看了张飞一眼,这才答道。至于朱然,早就被荆州军的小兵们给生擒活捉了,张飞扔他可是使足了力气的,他早就被摔得起不来了,连反抗也反抗不了。

    为什么会有今天这一战呢?

    原来,当日诸葛亮和刘备商议之后,就得到了襄阳的传书,说是有大批的粮草已经押运上路了,目的地就是江夏!

    结果,诸葛亮灵机一动,由此想到了一个逼孙权退兵的办法。

    首先,是放出消息,说荆州军没有想到会打这么久,没有带足粮草,已经派人去襄阳催了,而现在这种情况,孙权自然会从探子那里得知这一情况。

    接着,就送信给押粮的刘磐,让他把粮草分成一真二假三部分,真粮跟在假粮后面,先让江东军劫去假粮,然后,等江东军发现后,不追赶,放他们走。

    然后,再等假粮!

    以诸葛亮看来,江东军派去劫粮的将领一定会不甘心失败的,而他们第一次出击,就已经把自己的来路和隐藏地点给暴露了,这就让张飞能够带兵反截住他们的退路,等他们发现劫的又是假粮之后,必将再退,那时候,由张飞出击,将之一网成擒。

    只是,他却没有料到,朱然跟徐盛居然会想先杀了刘磐!张飞在后面等了一个空,不得不离开阵地追击而来!结果,朱然又拼了老命,用肉搏之法缠住了刘磐,给徐盛创造了逃跑的机会,最后,只能擒住一个!

    这一战,最后的战果是出乎意料的,荆州军付出的代价高了那么一点:刘磐伤势严重,尤其是头部!张飞没有捞到出手的机会,反而还丢了一块肉,更加不合算!

    不过,江东军也好不了多少:朱然被擒不说,一只耳朵还被刘磐反咬掉了半边。

    不说张飞和刘磐带着朱然去向刘备和诸葛亮缴令,单说徐盛逃回江夏,急呼呼地就向孙权禀报了战果。

    “主公,你一定要救朱将军呀!他可是为了救末将才被擒的呀!”禀报完,徐盛就跪在孙权面前求道。

    “徐将军且放宽心,主公一定会想办法救朱然将军的!”鲁肃在旁代孙权答道。

    “子敬,我们怎么办?如今朱然将军被捉,要是刘备他……那可如何是好?”孙权也是极为着急,跟刘备接着打几仗是他坚持的,如今,居然又因此陷进去一员大将,他又怎么能够心安呢!

    “主公不用着急,其实,朱然将军并不难救,只需主公一封书信就可以了!”鲁肃说道。

    “哦?有这等好办法?子敬,你快说呀!”孙权急道。

    “只是……”鲁肃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参军大人,你快说呀!”徐盛也在一旁催促道。

    “不管什么只是,只要能救得了朱然将军,我都同意!”孙权表态道。

    “只要主公能同意就好!”鲁肃缓缓说道:“只需主公给刘备写上一封信,信上说明让他放了朱然将军,若是不放,我们就放火烧了这江夏城,他就不得不放了!”

    “好,就这么办!”孙权大声说道,反正本就不想要这江夏,这个“烧”字,他不怕。

    信很快就送到了刘备那里!

    “好个可恶的孙权,我还没有向他索要城池,他倒先来这么一手!”刘备看完信,就涌起了怒火。

    “哈哈哈,好!”与刘备不同,诸葛亮看完信后却笑了起来。

    “军师,你笑什么?”张飞捂着被白布包扎起来的手腕,问道。

    “用这种威胁,看来这孙权是一定要赎回这个朱然的,这下,我们就可以放心了!”诸葛亮笑道。

    “可孙权要烧城呀!”刘备说道。

    “那只是他的恐吓而已,主公,其实现在我们双方等于是在谈判,他孙权既然漫天要价了,那我们也可以让他把城池让出来,以此换朱然!这就是着地还钱!”诸葛亮笑道。

    “那就这么办,我给孙权写信!”刘备拿起了笔。

    “好个刘备,想让我用江夏换朱然将军,而且,他居然还敢要我先撤出去!”孙权接到刘备的信之后,再一次大怒。

    “主公,看来用城池换朱将军就是刘备的最终目的所在,我们恐怕不得不给他呀!这也是为什么卑职为主公出主意时犹豫的原因所在,”鲁肃说道。

    “我不是在乎这座江夏城,只是,刘备要我先撤,他要是得到城池之后不放朱然将军,那怎么办?”孙权气道。

    “那我们可要求刘备先放朱然将军,要不然,我们就把这江夏城分成片儿来烧,一天烧一片,真到烧净为止!”鲁肃又献计道。

    “办法不错,只是,大火无情,怎么能说分片就分得成的呢?”孙权又问道。

    “主公,这个需要担心的可就该是刘备了!您就不用管了!”鲁肃笑道。

    “呵呵,不错,确实该是刘备去担心才对,哈哈!”孙权大笑。

    “好你个孙权,居然敢如此威胁我!”再一次接到孙权的回话,刘备又发火了,“分成片儿烧,亏他想得出来!你敢烧,我就敢杀人!我才不信你敢永远呆在江夏!”

    “主公,不用着急,对付他们这一招,属下还有办法!”诸葛亮微笑道。

    “哦?军师快说!”刘备惊喜道。

    “主公请看!”诸葛亮拿出一样满是血迹的东西!

    “军师,这是什么?”刘备一边捂着鼻子后退,一边问道。

    “主公,这是刘磐将军从朱然身上咬下的那半片耳朵呀!把它给孙权送去,看他还敢不敢再漫天要价!”诸葛亮笑道。

    “军师你的意思是……?”刘备有一些疑问。

    “他们不是要把江夏分成片儿来烧吗?那我们就从那们朱然将军身上一天割掉一点东西,想来,赚的应当是孙权他们吧?几块肉可是就换了一个大城啊!”诸葛亮笑道。

    “都走火入魔了!”刘备看着诸葛亮的微笑,心中稍稍发冷,好一会儿才说道:“好吧,就这么给孙权说!”

    “刘备你敢!”孙权拍案而起!放着朱然那半片耳朵的小盒子被这一下给震到了地上。

    下面一片沉默!

    “子敬,你可有办法回敬刘备,他实在是太恶毒了!居然还有人说他什么‘仁义’,全是狗屁!”孙权已经管不住自己了,数代为官,也开始说起脏话来了。

    “主公,难道你就眼看着朱然将军被刘备给……”鲁肃拱手问道。

    “当然不能……”孙权连忙否认。

    “那就只有同意刘备的条件了,卑职也没有办法了!”鲁肃颓然道。

    “可如果刘备到时加害朱然将军怎么办?”孙权不甘心。

    “卑职也没有办法!”鲁肃答道:“可如果我们答应了,朱然将军还有一线生机,如果不答应,那他可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唉!”孙权一屁股坐了下去,“罢了,就答应他们吧!刘备,这一回算你狠!”

    江东军终于撤了!刘备也不为己甚,大军进入江夏之后,马上就把朱然给放了,此时的朱然,虽然身上还有伤,可他在荆州军营里被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居然是满面红光,让孙权等人极为惊奇,等知道那半片耳朵原来是他跟刘磐搏斗时被那家伙给咬掉之后,孙权等人更是哭笑不得,一伙人居然都被骗了,不过,还好,朱然总算回来了,跟刘备的帐先记着,以后再说!

    而刘备呢,也终于在多年之后,重新又有了一个可以成事的基地,并且,在诸葛亮的建议下,他以大公子刘琦的名义,暗中结好荆州其他郡县,开始慢慢准备接手荆州。

    同时,在占据江夏之后,诸葛亮又马上就派出大批的暗探,分别到襄阳、洛阳,许昌,建业等重地,探察各地情况,并随时汇报。

    “哦?刘备为了拿下江夏居然跟孙权闹起来了?”许成很快就得到了传自江夏的消息。

    “是的,主公,现在,刘备也跟孙权有了冲突,他们想再联合起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陈宫说道。

    “嘿嘿,这倒也不见得,他们手下的那一批人一个个也还都算不错,见识可不短呐!不会因为两家打过仗就闹生分的,联合嘛,是肯定要的,只是不知道要等我打他们打到什么程度而已!”许成笑着说道。

    “主公,那我们就眼看着他们去联合吗?”陈宫说道。

    “你和贾诩那老家伙可是跟我说过的,不能‘穷兵渎武’,现在嘛,咱们好像是应该先把内政搞好,你说是吧?”许成笑眯眯地说道。

    “这个,主公,其实卑职跟贾文和并不是主公你说的这个意思,”陈宫反驳道,“现在,我们也还是可以在局部打上那么一场两场的,卑职以为,可以让廖将军他们在宛城出击,袭扰荆州……”

    “这个不急……”许成摆了摆手。

    “主公……”陈宫还想说点什么,就看到有个许成的亲卫正向这边走来。

    “什么事?”许成向那亲卫问道。

    “启禀主公,夫人派人从内宅传来口信,要您去看小姐!”亲卫答道。

    “哦,去看我的宝贝女儿呀!好,给来人回话,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许成说道,接着,他又转身对陈宫说道:“这个,公台,你也知道啦,为人父母的……是不是啊?我先去看我那宝贝女儿了,你先呆着吧!啊!”

    “主公!……”陈宫叫了一声,可是许成却头也不回,只是那么摆了摆手,就跑了。

    “唉!”陈宫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苦笑一声,向外面走去。

    “咦,公台,怎么摇头丧气的?难不成主公找你麻烦了?不会吧,主公从来不欺负老实人的!”杨洱此时正好从外面进来,看到陈宫的精神不振的样子,问道。

    “你当我是你吗?三天两头就有事!”看着杨洱那已经有一些发福的身材,陈宫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哪还有一个武将的样子?都胖成这样了!唉!你到底还想不想出兵打仗了?”

    “这个,公台,我可没有招惹你,你可别找我撒气呀!”杨洱抬手指了指陈宫,说道:“惹着了我,你可是知道后果的,我不到你家去吃上十天半个月的,可是不会走的!再说了,我这身材怎么了?现在吃得好,长得壮实一点你就嫉妒啦!非得人人都像你一样干巴的像个排骨才是正样儿吗?我可是天天练武的,现在都能跟厉方一比高下了!”

    “你还是算了吧!”陈宫又没有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让人把厉方将军灌醉,才跟他比武,结果,才拼了一个平手,还好意思说?”

    “这个……这个:大丈夫斗智不斗力,我可是嬴了不少呢!”杨洱被陈宫给揭了老底,有些脸红,不过,嘴巴仍然很硬。

    “呵呵,是啊,你嬴了不少,还不是都……”陈宫想接着揭杨洱的老底,却被他给打断了。

    “还是不要说我了,你怎么了?脸上的表情好像刚吞了个耗子一样?”杨洱向他问道。

    “唉,”陈宫叹了口气,“我本想劝说主公出兵宛城,趁荆州不稳,袭扰一番,可主公却不愿意!”

    “不会吧?就这么一点小事,你犯得着吗?”杨洱摇了摇头,“我说,公台,人嘛!还是把心放宽一点儿,再说了,主公对你那可是已经够好的了,像我,每个月都要被收拾几次,日子可是惨得很呐!你可比我幸福多了!”

    “我怎么会因为这个就不高兴,”陈宫不悦道:“我不高兴,是因为自从文氏夫人为主公添了一位千金之后,主公就对军政之事有些懈怠了,这可不是好事啊!”

    “那又怎么了?”杨洱不解道,“我也挺疼我家的那个浑小子啊!主公疼闺女,天经地义嘛!”

    “可那只是一个女儿呀!这才出生几天呀,主公就如此垂爱,日后……”陈宫叹道。

    “得,我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了!”杨洱举手阻止陈宫继续说下去,“你们这帮读书人呐,怎么就不顾及一下主公的心情?”

    “怎么了?”这回轮到陈宫不解了。

    “主公已近中年,平生没有什么亲人,好不容易才有了一个女儿,你倒好,‘只是一个女儿’,你懂什么叫亲情?有了亲人的感觉你懂吗?”杨洱摆出了一副训斥的面孔,说道。

    “亲人?”陈宫看向杨洱的两只眼睛里面全是问号!

    “知道主公为什么对几位夫人那么骄纵吗?因为都是一家人啊!既然是一家人,何必要用那些什么规矩搞得死死板板的?那还叫什么家人?而且,你什么时候看到几位夫人干涉主公的正事了?也没有呀!这说明主公很懂得把握那个‘度’,懂吗?”杨洱接着训道。

    “……”陈宫无话,只是看着杨洱。

    “我也说不明白,算了,你啊,还是回去自己想去吧!”杨洱说道,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

    “杨将军,你不是要找主公的吗?”陈宫追了一步问道。

    “不找了,人家父女正在享受天伦之乐呢,老子回去玩我们家那浑小子去了!”杨洱跟许成一样,也是头也不回,只是摆了摆手,就走了。

    “亲情?”陈宫自言自语道,“难怪贾文和这几天也不来主公这里了,原来他早看出来了!可恶,居然也不提醒一声!”

    “的的的”,陈宫抬起头,正要向街上走去,一阵马蹄踏地的声音传了过来。

    “什么人敢在主公府邸门前跑马?”陈宫正要发火治某人的不敬之罪,就看到一匹马冲到了许府的门前,倏地停了下来。

    “什么人?”不待陈宫出言喝问,许府的卫兵就先问了出来。

    “冀州镇东将军麾下,奉命送来急件!”马上骑士说道,然后,下马跑到许府门前。

    “稍等!”卫兵不敢耽误,马上就去通报了。

    “镇东将军的信件,理应送交军政院,怎么送到主公的府邸了?”陈宫在一旁向那骑士问道。

    “你……”骑士不知道陈宫的身份,有些犹疑。

    “这位是陈宫大人,是主公所授的秘书监令!你们的事情,他老人家都可以管的!”卫兵朝骑士解释道。

    “啊?”骑士想不到会遇到这么大一官,赶紧跪了下去,“见过大人!”

    “起来吧!有什么大事?高镇东居然要直接报给主公?”陈宫问道。

    “启禀大人:曹操大军二十万突然出现在黄河南岸,高顺将军已经出兵前往防御,可是,敌军人数大多,故而,写信前来求援!”骑士低头说道。

    “什么?为什么我们没有得到情报?”陈宫急道,“你马上跟我去见主公!”

    ……

    “好了,我已经都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许成听了骑士的汇报,并没有多说什么。

    “小人告退!”骑士低着头,走了出去。

    “公台,你怎么看这件事情?”许成向陈宫问道。

    “主公,此人是一个奸细!”陈宫说道:“若真是高将军的人,他一定会先把消息送到军政院的,而绝不会是主公这里!”

    “是啊!”许成点了点头,“高顺这个人一向比任何人都遵守规矩,他的手下,也应当不会不清楚!”

    “而且,以高顺的能力和目下他所拥有的兵力,又怎么会见到区区二十万曹军就求援呢?顶多只是通知我们一下罢了,这个奸细,连这一点也没有弄明白,就想来这里玩弄诈术,实在是可笑!”陈宫冷笑道。

    “我就知道你看出来了!”许成笑道,“不过,你为什么把他带进来呢?不怕他是想来刺杀我的吗?”

    “主公,这个就不用谈了,卑职以为,您的命足够大!”陈宫恭敬地说道,不过,他的话却跟恭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主公,谁敢刺杀您,得先过典某这一关!”陈宫刚刚说完,许成的身后就传来了典韦那瓮声瓮气的语调。

    “得,算我没说!”许成摆了摆手,算是认输,他当然知道自己这里的防范有多严密,这个骑士进入大堂之前就要经过三道检查,根本没有挟带兵器的可能,而如果这个人是想用肉搏的功夫的话,那更是找错了人,许成的拳脚,怎么说也是下苦功练过的,绝对算得上是一流,再说了,大堂里面见人的时候,许成身后不是洪峰就是典韦,谁能打他咋的?

    “主公,您看,这人会是哪一方派来的呢?”陈宫赞赏地看了典韦一眼,像他和洪峰那样忠于职守的人可真是不多见!

    “哪一方?”许成笑了笑,说道:“你看呢?不过,一定不会是曹操,哼,他现在过得可是苦日子,绝不会惹我的!”

    “可是,不是曹操又会是谁呢?”陈宫皱眉道。

    “还能有谁跟曹操有仇呢?”许成思索道。

    “跟曹操有仇那是肯定的,要不然,也不会想到引诱我们出兵!”陈宫答道。

    “算了,还是叫贾文和来吧,这方面他才是行家里手,我们都比不了他!”许成笑道。

    “会不会是江东的人啊?”杨洱说是路上碰到了贾诩,就又回来了,听到了陈宫的叙述,问道。

    “这个……”许成的眼睛直盯着杨洱,“杨洱,看来我是真的得让你再上上战场了,免得你小子的本事全被洛阳的温柔乡给化了!”

    “主公,我可是有依据的呀!”杨洱听了许成的话,极为不满,反驳道:“江东跟曹操有袭杀孙策之仇,这可以算做是动机,然而,他们却打不过曹操,就只好用这种方法了,引出咱们跟曹操斗上一场,可以肯定的是,曹操是斗不过我们的,而我们被假情报引的出兵,对曹操来说,反而是出其不意了,这样,曹操吃的亏可能更大,甚至是玩完……玩……”

    “玩儿什么?说呀!”许成示意杨洱接着往下说。

    “这个,主公,我就不说了,我回去再研究一下兵法!”杨洱讪笑道。

    “玩完儿!哼!曹操要是玩完了,那江东还有的玩头吗?他们又不是笨蛋!”许成狠狠地鄙视了一下杨洱,又接着说道:“这个,最近看你有一些发胖了,这可不行,还是出去活动一下好,这两天你先整顿一下军队,三天之后,你领兵五万,出虎牢,去荥阳会合张辽,然后,兵分两路,一路威逼许昌,另一路,去打陈留,或是自择战机,听到没有?”

    “听到了!末将领命!”杨洱低头嗫嚅道,偷鸡不成反蚀米,这回可有的玩了,自己还是先跟张辽商量好,去许昌吧,怎么说许昌也是曹操的治府所在,主公只说的‘威逼’,没说一定要打,只要注意不被偷袭就行,应当不会太累。想到这里,他抬起了头,却看到了许成身后典韦嘲笑的眼神,那意思大概是说:看看吧,让你自做聪明!像老子,不出一言,也不用挨主公的训了。气得他又瞪了典韦一眼。

    “文和,你看呢?”许成转头看向了贾诩。

    “这个诡计,怎么看也不像是当今几大势力的手笔!”贾诩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许成问道,“我只是不能肯定是哪一方而已,可仍然认为应用这么一条诡计的,还是应该在江东、荆州,还有曹操……唉!会不会是曹操给我们用的什么陷阱?”

    “以卑职看来,应当不会!”贾诩答道。

    “怎么呢?”许成问道:“若是曹操自己使得计,他引诱我军出兵,然后大败我军,再趁势夺得一片土地,或是……”

    “或是得到更长的时间来休养,是吗?主公!”贾诩问道。

    “不是!不是!”许成连连摇手否认。

    “呵呵,主公,现在天下所有人都知道,您所拥有的兵力,绝不是一次就能消灭的了的!而且,”贾诩清了清喉咙,“就算曹操能完全地消灭我军的一支,主公你也能派出另外一支更加强大的军队来报复,所以,他们任何人都不会这个胆子来主动招惹主公,就算有,也不会在这个时候!”

    “是啊!可曹、孙、刘三家都不是,还会有什么人呢?”陈宫在旁问道。

    “我们可以再重新分析一下:曹操不行,孙氏不行,荆州刘氏更没有这个胆子,那么,再想一想主公跟曹操激战之后可能造成的后果,我们就可以大致地找到这个人所属的范围了!”贾诩说道。

    “什么范围?”陈宫问道。

    “能够在我军与曹操一战之后,得到巨大利益的人!”贾诩答道。

    “这就不对了,”陈宫又说道:“虽然说我们已经确认刚才那个信使是个奸细,可是,我们顶多只是出于谨慎派人到高顺那里去确定一下就是了,又怎么会真的出兵呢?而我们如果不出兵,曹操又岂会出兵?这个人又如何得到他的利益?”

    “公台,”贾诩摇了摇头,说道:“此人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能想到这么一招,又敢同时招惹主公和曹操,单就他的胆量来言,就已经是非同小可了!”

    “胆大又怎么样?”杨洱在旁嘀咕道。

    “胆大就敢做很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这样,就有可能获得平时所得不到的巨大的利益!”许成又瞪了一眼杨洱:“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一句话吗?有时候,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此人绝不会只派一个奸细到我们这里,若是不出贾某所料,他还会同时派人到曹操那里!”贾诩抬起头,看向地场的每一个人。

    “如果我是曹操,一听说身边这么一个大邻居要出手,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做好安排,因为,他邻居的兵可一向是很快的,而这样一来,在他邻居的眼里,就成了曹操有意起兵了,这样……”许成接着贾诩说道。

    “这样,主公你就会起兵,曹操就会更加确认消息准确性,那样,他就自然没有时间,也不会去分辨什么消息的真伪和来源了!”贾诩做了总结。

    “好家伙!这人厉害呀!”杨洱呼了一口气,“我本以为这种水平的诡计应当只有我们能耍呢!现在看来,我们还不是‘一枝独秀’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