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第一百五十八章 劫

时间:2020-12-30 10:14:56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白日梦之三国 作者:
    .

    “哼!刘备,现在,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样!”轮到孙权趾高气扬了。

    “孙权,不要以为有了援兵就能胜利,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刘备慢慢地将双股剑摆到面前,沉声说道。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多久!”孙权一声冷哼,就要发令。

    “叮叮叮叮……”

    鸣金声!

    是在城外!

    是荆州军!

    “放箭!”听到荆州军鸣金,孙权本能的缓了一下,可他还是马上又下达了这道命令!

    “小心后撤!”刘备有张飞和大批荆州军士兵的掩护,一时间,倒也无碍,随着大军开始后退,虽然在江东军的箭雨之下,冲进来的荆州兵死伤不少,不过,至少,他们还是安稳地撤了出去!

    (鸣金与后撤不同,鸣金之后,大军会自动注意防护的,不会像撤退一样不知章法!自然也不会前面的人退,后面的人却要向里冲了!)

    两军之战,暂时告一段落!

    “子敬,多亏你来得及时啊!我要好好的重赏你!”等荆州兵都退出江夏之后,江东军重又关上了城门,孙权等人这才跟鲁肃聊了起来。

    “鲁肃不敢,让主公身临险地,鲁肃已经是死罪了,主公不怪,鲁肃已经是感恩万分!岂敢再要什么赏赐?主公要赏,就赏几位将军吧!他们可是为了挡住张飞与刘备而在奋死拼杀啊!”鲁肃深明谦让的道理。

    “唉,参军大人,你怎么能这么说?要不是你,我们三人恐怕都要丧身刘备这狗贼之手了!就更加不要说保护主公了,哪里还敢居功呀!”朱然说道,他的感触最深了。

    “是啊,是啊!”丁奉和徐盛也是随声附和道。

    “都不用说了,你们都是我的股肱之臣,今日要是没有你们,我孙权恐怕就真的要追随父兄而去了,所以,你们都有功,而且是大功,都是要赏的!”孙权说道。

    “多谢主公!”鲁肃等人听了这话,急忙躬身称谢!敌军攻城,没有能挡住,反倒让自己的主公身陷险境,还险些命丧黄泉,不算罪反要算功,恐怕也就只有自己面前这位主公能够这么宽宏大量了!

    “对了,子敬!我让你去调兵,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啊?”孙权又向鲁肃问道。

    “呵呵,”鲁肃笑了,“其实,主公这可就真的要赏赐一个人了!”

    “哦?是谁?”孙权问道。

    “甘宁将军!”鲁肃说道。

    “甘兴霸?”孙权感到惊奇,“他不是有伤在身吗?”

    “呵呵,本来,主公命人将他和凌统小将军二人送到水军的大船之上的,甘宁将军命人登高眺望,见附近并没有敌船,就从水军之中抽出三千弓箭手派来援助主公了!结果,恰好被卑职遇上,就带到这里来了!”鲁肃说道。

    “什么?甘兴霸怎么能如此冒险?只是望几下,就能确定没有敌军吗?这不是自陷险境吗?真是糊涂!你马上把这批弓箭手给带回去!”孙权听了鲁肃的话,急道。

    “主公勿急,甘宁将军自然有办法来预防敌军可能的进攻!”鲁肃笑道。

    “哦?什么方法?”孙权问道。

    “甘宁将军命人将所有的水军舰船都开向了上游!”鲁肃说道。

    “上游?开到上游干什么?这就能预防敌军的进攻了吗?”朱然禁不住好奇,问道。

    “呵呵,主公,”鲁肃向孙权拱了拱手,又接着说道:“在荆州军刚刚来到之时,我们出于小心,不是探察过嘛,他们并没有带水军来,想来是那蔡瑁不想他们能立功,所以,没有派自己所属的水军出战!”

    “这倒不错,可这也并不能说明荆州军不会去袭击他们呀!”孙权又问道。

    “哈哈哈!……”丁奉和徐盛突然笑了。

    “丁将军,还有徐将军,你们笑什么?”朱然不解地问道。

    “想来两位将军是想通了甘宁将军的战术意图了吧?”鲁肃笑问道。

    “哦?真的?”孙权自然是一喜,水军作战,能再多两名能将,自然是好。

    “主公,参军大人,”丁奉对着孙权和鲁肃都拱了拱手,说道:“末将和徐盛将军可是跟随甘宁将军好长一段时间了,听他说过以前他还是锦帆**的时候跟官军做战的一些事情!这种方法,就是其中一个很常用的战术!”

    “哦?快快说来!”孙权好像并没有听到“锦帆贼”这三个字,现在,整个江东的人都知道甘宁以前是干什么的,可是,有谁还会在乎呢?

    “其实,这种战术,就是利用敌军没有水军,而陆军又处于强势时所用的!”丁奉说道:“以前,甘将军跟官军互斗,官军不敢跟他在长江之上交手,就想派陆军趁其靠岸之时偷袭,可是,谁曾想,甘将军并不让船只靠岸,耀武扬威一番之后,还把船向目的地的上游开去!官军不想放弃,自然是又在岸上偷偷地追了上去!这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机会,在岸上袭击了甘将军的人马,可是,甘将军却不与他们交战,突然又顺流而下,要知道,顺流而下的速度可是很快的,而那些官军之中又没有骑兵,只靠两条腿,自然是跟不上!于是,甘将军比官军早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就到达了目的地,抢完了就跑,那些官军到了的时候,也晚了!”

    “哈哈哈,好一个甘兴霸!”孙权大笑道。

    “蔡瑁没有给刘备水军,荆州又没有多少骑兵,他只能靠步兵来取胜!所以,他并没有去偷袭咱们的水军!要不然,空跑一趟,看他怎么在下属面前抬起头来?”徐盛也在一旁笑道。

    “不只如此,若是他派人去袭击了水军,必然要分兵,而这支兵马被甘将军耍了一道之后,就等于一支废棋了,接着,甘将军赶回来之后,也就敢派出大批的水军将士来城内助战了!”鲁肃又分析道。

    “好一个甘兴霸,果然是胆略过人呀!难怪来的时候公谨对我说,有子敬与兴霸二人在侧,克一江夏,足矣!”孙权叹道。

    “唉呀!”远处突然传来几声惊呼!

    “怎么了?”朱然扬声问道。

    “房顶上人太多了,有人从上面掉下来了!”

    “……”诸人面面相觑,鲁肃的脸红了!

    “这个,子敬啊!下一次,还是注意一下安全的好!”孙权憋着笑,说道。

    而就在孙权等人讨论甘宁的水军战术的时候,刘备也退回到了荆州军的大营,见到了诸葛亮!

    “主公,你没事吧?”诸葛亮扶着刘备到了大帐之内,刘备和张飞身上都插着几枝箭,他已经派人去叫军医了,可仍然是不放心。

    “军师放心,这点小伤,没有什么大碍的!”刘备说道。

    “就是,区区小伤,我跟大哥又岂会放在心上!”张飞大大咧咧地叫道,“这一仗,可真是痛快啊!哈哈哈……”

    “那就好,可主公和三将军还是要注意一下!三将军,那箭不要硬拔,等军医来了再说,那样会把创口变大的!”诸葛亮一面劝阻着张飞,一面又转向了刘备跪下,说道:“主公,亮自作主张鸣金收兵,还望主公降罪!”

    “唉!”刘备伸手急忙扶起了他,“原来是军师下令鸣金呐,这又何罪之有?我还要感谢你呢!你有功啊!”

    “多谢主公不罪之恩!”诸葛亮又行了一礼,这才在刘备的搀扶下起来。

    “军师,你好像早知道俺大哥不会怪你呀!”张飞这时又插入道。

    “呵呵……”诸葛亮找了个座位坐下,摇起了扇子,“三将军所说不错,亮确实是知道主公在城内遇到了不利的状况,这才下令鸣金的!”

    “哦?军师,你在外面,又是如何知道这城里面的情形的?”张飞奇道。

    “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诸葛亮娓娓说道。

    原来,刘备带人攻打江夏之后,诸葛亮最后,还是在营内呆不住了,就跑到了营外,却看到荆州军已经攻入了江夏,连刘备也看不到了!可他又不敢靠近江夏城池,于是,灵机一动,他就派了几个小兵,每人带着两面旗帜,一面红旗,一面白旗,让他们跟着冲到江夏城上,去探察城内的战况,刘备安全的,就在城头之上摇动红旗,刘备不安全的,就摇白旗!

    结果,那几名小兵一上到城墙之上就看到了刘备等人被大批的弓箭手给瞄上了,马上就摇了白旗!

    于是,诸葛亮立即就下令鸣金!适时的让正在向里冲的荆州军都退了回来,刘备等人才能安全地撤出江夏城。

    “唉呀!要不是军师,我与翼德三弟,恐怕就要丧身江夏城内了!军师请受我一拜!”刘备听完诸葛亮的描述,立即就站起来,对着诸葛亮就要拜下去。

    “主公不可!”诸葛亮连忙托住刘备,不让他行礼。

    “军师,你也受俺老张一拜!”诸葛亮能阻住刘备,却阻不住张飞,只见张飞对着他就来了大礼!

    “这些都是亮应当做的,主公和三将军实在是不必如此!”诸葛亮好不容易把刘备又推回了座位,又连连说道。

    “唉,我与三弟有军师想救,得以逃得性命,可是,大公子刘琦却……”刚刚坐下,刘备就又叹起气来。

    “主公,误会了!”诸葛亮又说道。

    “什么误会了?”刘备不解,旁边的张飞也是一脸迷茫,他还不知道,传言是说刘琦死了呢!两兄弟都还以为对方是知道情况的呢!

    “刘琦公子并没有身死,只是被射伤了!”诸葛亮说道。

    “什么?”刘备差点叫起来,旋即,他又颤抖着嘴唇向诸葛亮问道:“只是伤了?”

    “正是!”诸葛亮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那三弟你……?”刘备转身面向了张飞,眼里已经再次有了怒气,刘琦没死,你去拼的什么命?不过,他当然不会这么说,只是沉声问道:“三弟,既然刘琦公子只是受伤,你为什么要去攻打江夏?”

    “我……我也只是听了那大公子的命令行事呀!”张飞低头嗫嚅道,他哪里想得到自己兄弟两个差一点都会丧身城内呢!

    “主公还是不要怪罪三将军了!”诸葛亮看出了刘备的怒火,毕竟,这一仗,可不仅仅是跟孙权火并了一场,等于把刘备冒着生命危险到江东跟孙权打好的关系给重新又打坏了,而且还变得更加恶劣,这十分不利于日后的联合作战,可他也不想刘备跟张飞闹别扭,毕竟,这个时候刘备身边就这么一个能用得上的武将,所以,他急忙劝道:“三将军也是没有办法,大公子怎么说也是主将,就算当时三将军不进攻,我们终究还是要跟孙权打一场的,不然,又如何跟刘景升,跟大公子交待?”

    “唉!”刘备喟然长叹,无奈地跌座在地。

    “大哥,俺错了,你罚俺吧!”看到刘备的样子,张飞跪倒在了刘备的面前,低声说道。

    “唉!三弟,我不是怪你!”刘备伸手搀起了张飞,“我们兄弟三人,如今,二弟云长已经不在了,你就是我唯一最亲的兄弟,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的!”

    “大哥!”张飞立即就热泪盈眶。

    “我只是不服啊!为什么我们兄弟行事总是如此不顺呢!难不成是老天故意要与我们做对吗?”刘备仰天长叹,等再次低头的时候,也已经是满面泪痕,“可就算这样,我们兄弟也不能放弃啊!三弟,我们行事艰难,所以,更要一切谨慎,你以后,可要收一下你的急脾气啊!”

    “是,大哥,以后俺一切都听你的,绝不再擅做主张了!”张飞泣道。

    “主公、三将军,还请节哀!”听到刘备又提起了关羽,诸葛亮也只好如此说道。

    “好了,大丈夫,岂能做如此儿女之态!”刘备突地伸手朝脸上一抹,对诸葛亮说道:“军师,你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主公!”诸葛亮很满意刘备能够先关注眼前的情况,他沉声说道:“如今看来,恐怕我们要跟孙权好生再打上一场了!”

    “哦?孙权既然无意占据这江夏,只要我军紧守城寨不出,等其撤军不就成了吗?难不成他还会来攻打我们不成?”刘备问道。

    “亮也只是推测!”诸葛亮又摇起了扇子,说道:“无论怎么说,虽然是江东军先动手射伤了刘琦公子,可是,却是我军先行进攻的江夏!说到底,还是我们先打破了与江东军之间的默契,所以,孙权有理由跟我们打上一场!”

    “难道就不能写信跟孙权说明情况吗?”刘备问道。

    “当然可以!”诸葛亮继续摇他的扇子,“可是,亮不敢断定这能起多大的作用!毕竟,现在两军之间的情况,已不只是伤亡一两个人的事情了!主公与孙权也都曾经历过生死之险,就算主公能放得下,孙权却不一定能看得开,他毕竟还太年轻,又是一向顺风顺水,是受不得气的!何况,我们这边还有刘琦公子,怎么说他也是我们的主将,虽然不管事,可总得给他一个交待呀,毕竟,我们以后还要用他的名义来占据江夏!”

    “这可如何是好?”刘备也急了,虽然他也想过要打仗,可并不是想打这种事关生死的大仗呀!

    “有了!”诸葛亮突然一拍手。

    “军师快说!”刘备还没有说话,一直关注着两人的张飞就叫了起来。

    “刘琦公子有伤在身,我们要以用此此借口,就说怕沙场的血气冲撞了他的伤口,或者是两军相伐,难定胜负,不利于他休养等等,先行稳住他,避免他强行命令我们出战!”诸葛亮说道:“只要能稳住这位大公子,我们就有了回旋的余地,可先行守住营寨,无论江东军怎么做,我们也不出战!然后,主公就可写亲笔信一封,将事情的原委说给孙权知道,这样,总是能起一点作用的!”

    “这样就行了吗?”刘备又追着问道。

    “不错!”诸葛亮笑道,“刘琦公子的伤,恐怕没有一两个月是不会完全好的,所以,我们不必着急,而江东军却不能等这么久的!无论怎么说,孙权毕竟也是在孙策的葬礼上跑出来的,还没有正式继位,他只是为了立威才跑来进攻江夏,本就不能在这里呆上多久,如今已经取得了战果,他就更加不能久等了,我们只要能拖过这段时间,他就一定得退,到时候,江夏仍然会落到主公的手里!”

    “好啊!军师之言,大得我心呐!我们就这么做!”刘备顿时开怀,大笑道。

    “主公,错了!”诸葛亮笑道。

    “错了?”刘备一怔,看了看自己,又看向了诸葛亮,“军师,备又错在了何处?”

    “主公是错在刚才的话!”诸葛亮说道。

    “刚才的话?那又错在哪里了?”刘备更加不懂了。

    “其实,我们应当是什么也不做,就看着江东军闹腾,主公却说‘我们就这么做’,当然是错了!”诸葛亮笑道。

    “哦?原来是错在这里!哈哈哈……”张飞大笑道,引得刘备和诸葛亮也是一阵大笑。

    诸葛亮说的不错,孙权无论如何是要再跟刘备斗上一场的,因为,他不仅因为在这一场战斗之中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还有一点极为重要,那就是周鲂死了,那可是江东军的一员大将,现在正当他刚刚要掌权的时候,正需要收买人心,又怎么能让这么一员大将死的一点生息也没有呢?怎么说也要有个交待呀!

    当然了,收到了刘备的信之后,他更是怒不可遏,其实不光是他,就连他的那帮手下,也无不是咬牙切齿,本以为是刘备的故意诬蔑,谁曾想,居然是自己这边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一个弓箭手贪功才惹起的这么一场战斗!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会放过那个可恶的家伙,彻查!最后,查到了那名小校的身上,于是,杀!

    可不能光杀自己人呀!

    怎么说这么一场战斗死的人也太多了一点,才一会儿,就伤的加上死的,就足有好几千,比起当初攻克江夏的时候死的人都多!那么,就要跟刘备好好算一下这帐了!

    可是,这一回轮到刘备不出战了!

    虽然刘备所依据的不过是个营寨,可是,人家就是守在里面不出来,江东军也拿他没有办法。

    当然了,原先刘备用的斗将的法子是他们是绝对不会用的,又都不是白痴!

    这种情况下,孙权就向鲁肃要主意了,鲁肃一时之间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于是,他就只能等着了。

    路上!

    刘磐正带着三千人押着粮草向江夏前进!

    本来这种小事也轮不到他出马,再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一员荆州大将,在荆州,人人都知道他刘将军悍勇无比,是当先锋大将的料,怎么能做押运粮草这种后勤的活呢?

    可他还就是来了!

    前些天,大公子刘琦带着几万大军去江夏反攻江东军去了,只是,出发的太急了,临走的时候并没有带多少粮草,虽然那些粮草够他跟他的大军用上一段时间的,可是,谁知道这场仗会打多久?再说了,江东军攻占了江夏,鬼才信他们不会把江夏的钱粮运到江东去,那可是一大笔!就算刘琦公子能再克江夏,也还是需要一些粮草垫仓的!所以,州牧刘大人就在襄阳又给他筹措了一些,让人给他送去。

    这时候,他就向州牧大人请求担当这件差事了!

    这当然是有他自己的小算盘的!

    江夏是一座大城,要想攻下来,谈何容易?现在去,虽然晚了一点儿,可说不定仍旧能捞上仗打,那可比呆在襄阳这无风无波的地方强多了,而且那里也没有蔡瑁那一帮人的臭脸,想来空气也应当清新许多吧!

    刘磐正是带着这种心情赶路的!

    不过,马上,他的心情就变得更加舒畅了!

    “荆州兵,哪里走?”一声大喝,出现在刘磐前方不远处。

    刘磐抬头一望,只见他的侧前方居然凭空冒出来一支大军,看装束,居然是他极为熟悉的江东军!领头的是两员江东军将领!

    “哈哈,那不是徐盛徐将军吗?什么时候改行做劫道的了?另外那一位又是什么人啊?”刘磐大笑道,他曾经领兵不断袭扰荆南四郡,后来,孙策派甘宁来对付他,他当然跟甘宁下属的徐盛认识了。

    “本将朱然,刘磐,你已经中了我军的埋伏,快快投降吧,本将可饶你不死!”跟徐盛一起的另外一面江东军将领叫道,他正是朱然。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曾被曹操帐下许褚一合即擒的朱然呀,你可真是好威风!好煞气啊!”刘磐大笑道。

    “大胆,刘磐狗贼,纳命来!”朱然大怒,他平生最恨别人提起被许褚一招即擒的糗事,当下也不跟徐盛打招呼,拍马提枪就向刘磐杀来。

    “怕你不成?”刘磐也不含糊,挺矛就迎了上去。

    “杀!把这些粮草都给我烧了!”徐盛见朱然不打招呼就冲了上去,怕他有失,当下大刀一挥,就带着江东军将士冲了上去。

    荆州兵也不客气,在刘磐副将的带领下,也攻了上去。

    “不妙!”两军一交上手,徐盛立即就发觉了其中的不对,按说,荆州兵看到有埋伏,不能够这么从容对敌才对,就算他们是刘磐这个不要命的家伙带的兵,也应当去守护粮草啊,难道他们不怕自己的兵把它们给烧光了吗?

    “将军,不好了,这些全是沙子!”果然,很快地,就有江东军士兵喊了起来。

    “朱然将军,我们中计了,快撤!”听了这话,徐盛当机立断,马上下令就撤。

    “刘磐,算你命大,本将下次再来取你性命!”朱然听了徐盛话也是一激凌,连忙一枪逼退刘磐,掉转马头就要退,不过,他还是撂下了一句狠话。

    “老子等着你!哈哈哈!”刘磐也不追赶,眼望着徐盛和朱然带着江东军又很快的遁去,勒住马只是在那里不住地大笑。

    刘磐没有追来,徐盛和朱然又觉着不对了!

    “他怎么没有追来呀?”朱然首先就问道。

    “我也正奇怪呢!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打起仗来不要命,怎么这一回却变了样呢?”徐盛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里面肯定有古怪!”朱然肯定道。

    “嗯!”徐盛点了点头,“那我们怎么办?”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朱然最近一直有气,“主公命我们来劫刘备的粮道,要是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去,你我在主公面前还有何颜面可言?”

    “不错!”徐盛又点了点头,向他问道:“朱将军,你说吧,咱们应该怎么干?”

    “先派人去打探一下刘磐为什么不追过来,然后我们再行计议!”朱然想了一下,说道。

    “好,这样稳妥,就这么办!”徐盛答道。

    马上,探子派出去了,

    同样的,这个探子又很快地回来了。

    “怎么样?那个刘磐有什么异动?”朱然第一个问道。

    “那刘磐并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带着兵在那里休息!”探子报道。

    “什么?”朱然跟徐盛更加不懂了,不来追也就罢了,居然还休息?搞什么呀?

    “再去探!”徐盛非要弄明白是什么情况不可。

    “得令!”探子又去了。

    这一回,时间久了一点!

    探子回来的有一点点晚!

    “怎么样?刘磐他在干什么?”这一回是徐盛先问的。

    “他,他们……”探子跑得急了一点儿,喘了几口气,这才又接着说道:“那刘磐又等到了一支运粮的队伍,已经起行了,原先的假粮草都扔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