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第一百五十三章 讨论

时间:2020-12-30 10:14:49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白日梦之三国 作者:
    .

    “没有啊!我是怕回去之后,主公再把我赶回北方去,所以呢,就先留在这里躲躲了!”庞沛喝着酒,说道。

    “你可是征北将军,不到北方,到哪里?就算你不想去,也可以留在洛阳嘛!给主公求求情就是了,难道主公会不卖给你情面?所以呢,别给我讲这瞎话!”廖江一百个不相信。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又把主公给惹火了,你以为主公的火气那么容易就消?他现在正闲的无聊呢!他那脾气我还不知道?现在回去,肯定是要遭殃的,所以呢,你就让我在这儿再待一阵儿吧!”庞沛笑嘻嘻地说道。

    “鬼才信你的话!”廖江回了一句,“你呆在这儿,北边要是有事,那怎么办?”

    “这你就放心吧,主公可比任何人都重视北边那些胡人,就算没了我,且不说赵云、公孙止,就算他们两个压不住,你以为厉方在北方的名头是吹出来的?我可告诉你,那家伙的杀心比我还重呢!所以啊,主公才会把他藏着,关键时候才会放出来砍人的。”

    “那就好,我就不用负太大的责任了,要不然就得让人把你给绑回洛阳了!你就先在这里呆着吧!我出去了!”廖江不再理会庞沛,转身就要向外走。

    “干吗去?我可是客人,你这样也太没有礼貌了吧!”庞沛不满道。

    “老子我去找我那两个副将,魏延和太史慈,听听他们的想法,也总比在这里听你这只北方的大色狼乱叫强!”廖江头也不回,撂下这几句话就向外走去。

    “嘿嘿!”看着廖江的背影,庞沛轻笑了两声,喃喃道:“不愧是主公的小老弟啊,现在敢在我面前这么随便说话的人,恐怕也就我们几个老兄弟了吧,主公让我来看看他,别做出什么傻事来,看来还真是做对了,这小子有点骄傲啊,打荆州?嘿嘿,要是好打的话,主公还会等到现在么?当初刘景升可是‘匹马入襄阳,单骑定荆州’呀,‘八骏’之一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他现在正在火头上,真要惹毛了他,你们这帮小子恐怕可就惨了!也不想想,中原大乱,有多少能人异士都往荆襄这边跑,刘表身边就真的只有奸佞小人了吗?”

    一边自言自语,庞沛一边躺倒在地席上,“唉,还是主公的躺椅舒服,回去一定要弄一个!……居然让我来,杨洱不行吗?魏延和太史慈两个小子太傲,只有我才压得住?没看出来呀!挺懂得尊重人的呀!难道他们怕我?不至于吧!我又不会宰了他们!不过,魏延那小子的战术还是挺不错的,唉,就是大局观不行,还得再磨炼磨炼才行啊!”

    “不就是说漏了嘴,想看一看那个大乔么,乘人之危的事咱们又没有少干过,居然打我二十军棍?可恶,肯定是故意的,难道我在北方说他坏话的事情被主公知道了?哼,一定是了,肯定是公孙止,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

    “老色狼!”廖江又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魏延和太史慈。

    “咱们好像并不是很熟吧,再这么乱说话,我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庞沛躺在席上,眯着眼睛回答道。

    “得了,我怎么想也不对,主公是绝不会浪费人力的,说,到底你来这里是不是为了今天这事儿?”廖江蹲下来向他问道。

    “你们是怎么想的?”庞沛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

    “庞将军,”魏延对着庞沛一拱手,也不管他庞沛现在正闭着眼睛,“末将以为,此次荆州遭遇兵灾,正是出兵的大好时机啊,我们完全可以趁机拿下樊城,没有了荆州为后援,王威和李通根本就不在话下!”

    “这么拽?”庞沛微微抬头看了看魏延,然后又躺了下去,“子义,你看呢?”

    “末将此次请求为先锋!”这位更直接。

    “你也想打?”庞沛又问道。

    “不仅他们,我也想打!”不待太史慈回答,廖江又插口道。

    “那我在这里等你们兵败而回的消息!”庞沛转了个身子,变为侧卧,“别忘了保住小命回来!”

    “……”

    “庞将军,你为什么说我们会战败呢?”魏延不悦道,要不是庞沛声名太盛,他才不会这么客气。

    “荆州现在有多少外敌?”庞沛又一次转移话题,向他们问道。

    “就是我们,江东了,曹操现在恐怕不会有心思来找他的麻烦!”廖江说道。

    “不错,江东打下了江夏,你们认为刘表会怎么想?”庞沛又问道。

    “江夏是荆州重地,而且,刘表跟黄祖交情不比一般,自然是要报仇了!”太史慈接着答道。

    “那如果你们是孙权,会在这时候拼命吗?”庞沛懒洋洋地又问道。

    “这个……你应当去问孙权才对!不过,孙氏一直想吞并荆州,这么一个大好良机,不会就白白丢下吧?”廖江有一些不太确定地说道。

    “嘿嘿,主公曾经告诉过我,当你弄不清楚状况的时候,比一比双方的情况,再分析一下当事人的性格就行了!”庞沛说道。

    “……孙权为人我等不知,不过,这么快就偷袭江夏,可见他虽然年轻,却也是老谋深算!”太史慈说道。

    “江东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战,又要跨越长江来攻荆州,这必将是一场恶战……”魏延接着分析道。

    “偏偏刘表的实力并不比江东弱,荆州名将也不少,文聘、黄忠且不说,王威和李通就不差多少,而且,蒯氏兄弟精于谋算,还有刘备一伙……”廖江越说声音越小。

    “这么说,对江东来讲,跟荆州打……”魏延捏着下巴,喃喃道。

    “不合算!”太史慈颓然下了结论,看来,想跟魏延比一比的机会又没了,唉,岂不是又要让这家伙在他面前耀武扬威一阵子了?

    “不错,虽然你们分析的比较简单,不过,也算合理了!”庞沛摸了摸鼻子,说道。

    “简单?”三人不解。

    “你们以为事情真的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么?主公跟杨洱、贾诩、陈宫、董昭、荀谌,他们不知道收集了多少情报资料,推演了一个多月,才正式确认孙权不会真的占据江夏,要是真的向你们那么去想,嘿嘿,那可就是赌博了!”庞沛说道。

    “一个多月?”廖江等人有些吃惊,用得着吗?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这句话出自哪里?告诉我!”庞沛突然正色问道。

    “此言出自《孙子兵法》,为兵圣孙子的开篇之言!”魏延小声答道。

    “既然知道,你们也该明白为什么主公他们会这么小心了吧?”庞沛舒了一口气,“不错,主公的实力现在是最强的,可是,强者,却并不一定就是胜利者!我们现在在干什么?在打仗!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啊!你们这里要是出了差错,主公就要来补,就得从别处抽调人马,若是因此有了漏洞,让敌人有机可乘,说不定就会因此而形势逆转!”

    “这也太危言耸听了吧!”魏延小声嘟囔道。

    “危言耸听?我知道你们不服,听过一块马蹄铁决定一个国家存亡的故事吗?”庞沛笑了一下,问道。

    “……”三人头上都出现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是主公跟我讲过的,具体我也记不清了,大致是这样的:铁匠没有把马蹄铁钉牢,结果,战场上,将军的马蹄铁松动,战马失蹄,将军落马,被俘,军队战败,于是,敌军长驱直入,国家灭亡!”

    “……”巧合!这是廖江三人的第一个想法,可是,他们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们并不再是普通人了,庞沛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一场失败,就有可能引出更大更可怕的后果,这个故事虽然有一些匪夷所思,可是,真要说起来,却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孙子兵法云:始计第一:兵者,诡道也。作战第二:兵贵胜,不贵久。谋攻第三:知彼知已,百战不殆。军形第四:有备无患,自保而全胜。兵势第五:奇正相生,因势而动。虚实第六:虚实可变,胜可为。军争第七:机不可失,时不待我。九变第八:千变万化,为将之道。行军第九:令之以文,齐之以武。地形第十:地形者,兵之助也。九地第十一:围地则谋,死地则战。火攻第十二:相机而行,伺机而动。用间第十三:三军之事,莫亲于间,”庞沛又说道:“你们也应当读过这些吧,我问你们,你们能做到哪一些?”

    三人又没有接话,廖江是因为确确实实没有读过《孙子兵法》,正在对这篇话中将火攻放到第十二位而感到有些不可理解,那样来说,岂不是诸葛亮也算不得什么?怎么着也就是个纵火犯罢了!至于另外两人,则是陷入了沉思,自己能做到哪几点,不过,两人想来想去,最多好像也就是做到过第四点,也就是保住宛城,前三条好像都不还行。

    “主公说过,魏延、太史慈都是大将之才……”庞沛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末将不敢受此谬赞!”魏延和太史慈急忙拱手以示谦逊,不过心里却也有一点喜滋滋的。

    “不过,也仅仅是大将之才,算不上名将之才!”庞沛却又话音一转,让魏延和太史慈的两张脸色都是一变,有些苦瓜色了。

    “名将,什么是名将?从没有一个确切的结论!我们这些人曾经讨论过,最终认为: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战果;在最需要的时候,取得最需要的战果;在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确定了胜利!这些,可以称为名将的先决条件!”

    “这样才是先决?”廖江惊道。

    “是啊!没办法,主公这么说的,我们也不敢反对呀!”庞沛一脸无奈。

    “那就是说当今除了主公就没有一个人可以称得上是名将了?”廖江撇嘴道。

    “你这话有道理,不过,主公一向也不认为自己是名将,所以,他这么说的目的,据我猜测,很有可能是出于自私,为了让别人都当不成名将!”庞沛脸色不善地说道。

    “……”魏延和太史慈面面相觑,这位征北将军变得也太快了吧,刚才还是一副长者的派头呢,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样了?

    “那就是说,我们不能去打荆州了,是吗?”廖江又问道,这让魏延和太史慈两人对他依旧能保持清醒,还记得为什么来的而感到佩服。

    “对!”庞沛又转了一个身,三人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一直是低着头看着这家伙,“主公早有计划,要打荆州,就一块儿全打下来,不要一点点儿的磕着难受!”

    “哦?有这事儿?主公是什么计划?”廖江又问道。

    “不-知-道!”庞沛又转了个身,睡了!

    刘备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虽然还没有正式去攻打江夏,可是,不得不承认,手中有了兵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啊。

    望着身后那一大片营盘,他突然感到有一种想吼几声的冲动,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叫出来,因为他觉得那是他们家老三张飞的习惯,而且并不是好习惯,还是不要的好。

    “等拿下了江夏,日后再得到了荆州,我刘备就会成为一方诸候了,那时候,只要与曹、孙两家联手,许成,你就等着瞧吧!”他心里暗暗发誓。

    “主公!”诸葛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哦?”刘备转过了身,诸葛亮和刘表的大公子刘琦正在向这边走来。

    “大公子跟军师去了哪里呀?要出营这么久?”刘备笑问道。

    “没有什么事情!小侄只是跟诸葛先生到外面遛了一圈,”刘琦哈了哈气,笑道。

    原来,一切都如诸葛亮所料,刘表确实除了刘备以外,找不出其他合适的大将可用了,可是,他对刘备仍然是有疑虑的,毕竟,刘备的名头也是很响的。从伊籍那里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刘备等人自是焦急万分,诸葛亮就献计,去找大公子刘琦,刘备自然是马上就采纳了这个意见。

    自从刘表纳了蔡氏夫人,蔡氏夫人又很争气的给他生了一个男孩之后,刘表就对一向并不出色的大公子刘琦不怎么喜爱了,蔡氏就动了争权荆州继承权的心,偏偏二公子刘琮更是远比大公子刘琦聪明,这下子,刘表就更加偏爱了,刘琦的日子亦是越来越难过。于是,刘备的到来自然让刘琦喜出望外,欢迎倍至。刘备就向刘琦献策:争取军功以巩固地位。刘琦听了这一策之后,并不是很感冒。他对自己的本事还是了解的,并不是能上战场的料,接下来自然是刘备毛遂自荐,刘琦感激涕零!刘表自然是信得过自己的儿子的,刘琦虽然不得他喜爱,可为人忠厚,而且并不因为他的冷落就心存怨言,依然对他很是孝敬,而且,这些兵也是荆州兵,自然会听刘琦的,上下都是他的人,刘备想翻个儿都不行,于是,就这样,以刘琦为主将,刘备为副将的大军就出兵了。(演义中,刘琦好女色,可为人确实很忠厚孝敬,刘表重病弥留之际,他不顾可能被蔡氏谋害的危险,只身回到襄阳探望刘表,却被蔡瑁拦在家门之外,可以是蔡瑁怕当时杀了他有碍物听,他才能安全地回到江夏!)

    “大公子还是要注意一下啊,你现在是三军统帅,身份不同一般,这样轻率出营,一旦有事,可让刘备如何跟景升兄交待呀!”刘备关心地说道。

    “谢谢叔父大人关心,不会有事的,这里距离江夏还远的很,江东军不会出现的,其他人,又岂会找我的麻烦?”刘琦笑道。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大公子你终究是三军主将,还是要注意一下,毕竟,你要统帅军队的呀!”刘备依旧是苦口婆心。

    “呵呵,主公,大公子会注意的,主公还是不要太过苛责了!”诸葛亮在一旁笑呵呵地说道。

    “是啊,叔父,我会注意的!”刘琦连忙应承道,然后,又找了一个回营视察情况的借口,到别处去了。

    看着刘琦那瘦弱的背影,刘备摇了摇头,又向诸葛亮问道:“军师,你们这是……”

    “没有什么事,唉!”诸葛亮佯做叹了一口气,“刘琦公子不过是想向我讨一个主意罢了!”

    “讨主意?”刘备不明白。

    “刘景升宠受二公子刘琮,蔡氏趁机谋夺大权,一直想要加害刘琦公子,大公子不过是想从亮这里求取一个安身之策罢了!”诸葛亮说道。

    “安身之策?”刘备皱了皱眉道,“我们请大公子一起出兵,不是正好让他可以躲开蔡氏的谋害吗?”

    “大公子觉得就算能够暂时躲开,恐也难以逃生呀!”诸葛亮说道。

    “哦?此话何解?”刘备更加不明白了。

    “大公子认为,蔡氏一向狠毒,他虽然能躲在江夏,可日后若是二公子得掌荆州大权,蔡氏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他又不想兄弟阋墙,所以,请求亮给他想一个办法!”诸葛亮说答道。

    “大公子果然是忠厚之人呀!”刘备叹了一口气,“不知军师给他想了个什么办法?”

    “能有什么好办法?亮毕竟是个外人,刘景升的家事,还是能不插手就不插手的好!所以,亮只是跟大公子说,只要有主公跟随在他身边,以主公的威名,蔡瑁等人绝不敢胡来的!”诸葛亮说道。

    “哦?”刘备摸了摸下巴,然后又对诸葛亮行了一礼,“军师这是想让备能牢牢据有江夏呀,备感激万分!”

    “不敢!”诸葛亮回了一礼,又说道:“只是,据亮推测,可能刘景升命不久矣!”

    “军师怎么会出此言?”刘备问道:“备跟大公子前去请求出兵之时,见景升兄虽然身体不佳,可是,精神确也健旺,并不像军师预测的那样差呀?”

    “刘景升的身体好是他的事情,可是,有人恐怕不想让他好了!嘿嘿,刘琦手中军权在握,又将立有大功,身边又有主公等能征善战之人辅佐,那些人怎么会放心的下呢?可又不能从这边下手,当然就只能走上边的那条路了!这样算起来,江夏重回荆州之后,用不了多久,刘景升恐怕就要……”诸葛亮这么想道,可他并没有说出这句话。

    “军师!?”刘备见诸葛亮不说话,只是眼望着前方,就叫了一声。

    “噢,主公,亮走神了!”诸葛亮道了个歉!

    “算了,既然军师精神不好,我们还是回营吧!”刘备关心道,现在他身边就这么一位能出主意的,可不能生个什么病的,所以他虽然对诸葛亮刚才的话有疑惑,也不想现在就问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