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主意

时间:2020-12-30 10:14:39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白日梦之三国 作者:
    .

    看到糜芳的反应,黑龙则是撇了撇嘴,心中更满是不屑,还是糜家的二爷呢,自己告诉他“主公不太高兴”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也不意思意思,真是小气,还指望靠着这笔外块来这里花差两回呢,他哪里知道,他那句话把糜芳给吓着了,根本没想到给钱这一条。

    因为有要事,所以,很快的,糜芳就解散了这场集会,急勿勿地往回赶,不是去许成那里,而是去找糜竺,先问个主意先!

    直到许成在家里等一好一阵儿之后,糜芳才来到,不过,他已经心里有底了。找到糜竺之后,他把话一讲,立即就被糜竺一顿臭骂没出息,经商之人出身,眼光怎么那么差劲?自己的主公是什么样的人还能看不出来吗?能为他那一点小事儿生气?也不看看自己算老几,一没权,势也没大到哪儿去,怎么会招忌?说不定是有什么事要他去办也不一定,他这根本就是自己吓自己,就算有事,大不了也就是到时挨顿训,有自己的小妹在那里担待着,还能有什么大事?

    一通话,说得糜芳是通心舒畅,屁颠颠地就向许成的府邸赶来了。

    许成自然是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了,一见他进来,也不让他见礼,就指着旁边的一个座位,说道:“坐!”

    “多谢主公!”亲戚归亲戚,可这礼节可不能废,糜芳恭恭敬敬地对许成行了一个礼。

    “子方,知道为什么叫你来这里吗?”许成用了用以前帮人家收高利贷常用的一句话。

    “这个,卑职不知,请主公明示!”糜芳又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

    “你乱花钱!”许成瞪着糜芳,**地说道。

    “请主公恕罪!”糜芳吓了一跳,坏了,自己这位主公忌妒自己家有钱啊!不是说不会有什么事的吗?他该不是想用亲戚的名义借钱吧,这可怎么办?转念又一想,又觉得不对,不至于呀,要是自己这个妹夫想借钱也应当找大哥说呀,难道是小妹又把这位姑爷怎么了,主公不好意思找大哥,就找自己这个小的撒气儿?

    “你有什么罪?”糜芳的脑子一瞬间转了很多念头,不过,许成是不管这一些的,他又向糜芳问道。

    “卑职乱花钱!”糜芳随口答道。

    “那是你的钱,又不是我的钱,你乱花是你的事情,能有什么罪?”许成又问道。

    “……”糜芳无言,是啊,那是我的钱啊,我愿意怎么花那是我的事情,能有什么罪?不过,想归想,自古以来臣下太富有而遭到主君忌妒而,被抄家灭族的事情可不是没有,这种事情要是面前的主公也想干的话,别说自己兄弟撑不住,说不定还会连累到小妹。

    “你请的都是些什么人?”见糜芳给吓得差不多了,许成也就不再加码,省得一会儿到后院不好交代。

    “一个是修道之人,另外一个是学佛的佛徒!”知道许成到了那家绣庄,糜芳自然知道许成问的是什么,所以他赶紧回答道。

    “他们都叫什么名字?”许成接着问道。

    “修道的那个,叫罗忆,据说是乌角先生左元放的弟子,另外那个佛徒,叫张震,曾学于白马寺!”糜芳小心的翻了翻眼皮看了看许成,还好,脸色没什么变化。

    “都不是什么有名的人呀,那你干吗这么破费?”许成撇撇嘴,罗忆?老子还北平王呢,不知道会不会再来个程咬金?

    “这个……”糜芳就把自己的那点小算盘说了一遍,又接着说道:“其实,以卑职能力,也请不到什么高明之士,而且,当时恰好就遇到了他们两个人,就这么一直延续下来了。”

    “想抬高点你们糜家的身份?”许成笑着问道。

    “这个,嘿嘿,”糜芳也尴尬地笑了笑,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你有这个想法可以来找我嘛,我可以给你出主意,干吗去花那个冤枉钱?”许成接着笑道。

    “真的?”糜芳一喜,急忙对许成一礼,“请主公指教!”

    “你先不用急着问主意,我问你,那两个家伙都说了些什么?”许成又问道。

    “这个,其实卑职也没有怎么仔细听,那个张震大体是说佛乃是教人向善,以大慈悲心普渡众生,世人都应当笃信佛祖,克服**,以求能脱离因果轮回,得赴极乐净土!还说‘世人皆可成佛’等等!”

    “是不是还有什么‘众生平等’之类?”许成又问道。

    “这个,卑职不知!”糜芳吓了一大跳,“众生平等”?好像是有这么一点吧,这个可麻烦了,平等?谁跟你平等?惨了,自己找什么佛徒呀,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不用紧张!”许成安慰了一下糜芳,明知故问道:“因果轮回?什么是因果轮回?”

    “这个,”糜芳又偷偷看了一眼许成,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那张震说世人行善积德,来世可得好报,行恶事者,来世必受苦难,不论是做了什么,来世都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来世?”许成冷笑道:“他怎么知道有来世的?难道他不是人?”

    “这……”

    “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天下又有谁能说得清?难道一个什么佛祖就能说了准?就像我,我治下的百姓都感激我,可我的敌人都痛恨我,我活人无数,又杀人无算,那么,我是善是恶?”

    “……”

    “你知道他说的那个佛祖是谁?”

    “如来佛祖,释迦牟尼!本是一个天竺小国的王子,为求大道,放弃王位妻儿,出寻真理,最后成佛!”

    “嘿嘿,这个佛祖抛妻弃子,放弃了为王的责任,这算不算恶?可曾受到报应?”

    “应当没有吧!”糜芳已经是越来越生气,当然,是生的他自己的气,他现在觉得自己被骗了,本来他听到佛祖放下人间一切去追寻大道,还总觉得十分佩服,可现在听了许成的话,他又觉得这佛家之说当真是极为要不得的,根本就是在骗人。只是他想不到的是,许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不久前刚刚想到一个主意,想要糜芳去办,可这家伙跟学佛的交好,这可是要不得的,所以,他就用一通理由打击了糜芳对佛教的信仰之心,反正看糜芳也才是刚刚接触这个宗教,这件事情应当不难做到。

    “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办了吧?”许成看着糜芳满头大汗,知道他现在是又羞又怒。

    “卑职明白了,从此,卑职再也不见那个什么张震了!”糜芳恨声说道。

    “不是不见,他传播佛学,岂不是要让我大汉百姓都不去争?那我们跟北方那些胡人打什么?他岂不是说我们以前受匈奴人、鲜卑人欺负是活该了,是上一世自找的?这种胡乱说话的人,是绝不能让他留在我们这里的!”许成说道。

    “不让创收留在这里?”糜芳抬头看向许成。

    “对,你找几个人,把他引到城外,然后,一棍子撂翻!”许成“嘿嘿”笑了起来。

    “主公,还要不要……”糜芳对张震出在是气在头上,所以他做了一个“切”的手势。

    “这个,倒是不用,你找人,把他给送到西域去!”许成说道。

    “又是西域?”糜芳觉得自己这个主公好像对西域很感兴趣似的。

    “对,就是那儿!你可以等设个局,让那个张震多找几个一起的,都送过去!”许成暗暗笑道,想来西方那些个国主应当会比较喜欢教人只知道服从,不知道反抗的宗教吧!要是等到那帮罗马人去传播也太慢了,而且,还指不定会传成什么样呢,还是用正宗的佛徒去才好,而且,看来以后还得训练一些再送过去。

    “卑职领命!”糜芳应道。

    “你不是想抬高你们糜家在读书人心中的地位么,干完那件事,然后呢,你再去洛阳城郊,选一块环境优雅的地方,建一座学府!”许成终于开始给糜芳出主意了。

    “学府?学校吗?”糜芳对许成的主意有一点不满意。

    “不是学校,我要你组织一个‘博鳌论坛’!”许成微笑道。

    “‘博奥论坛’?”糜芳不知道自己跟许成的意思有一点差异。

    “对,你可以先建好一些东西,再请一些名士到那里住上一段日子,顺便讨论一些学问啦什么的,请得越多越好!大不了可以用我的名义!每几年或是一年就一届!等这个论坛的名声传出去了,成了一个传统,你们糜家身为组织者自然也就不再是以前的糜家了,而你糜子方的名头恐怕还会强过你大哥呢!”

    “卑职明白了,多谢主公!卑职一定组织好这个‘博奥论坛’!”糜芳一脸的兴奋,刚才因为觉得受骗而愤怒的心情早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许成想了想,又道:“那个罗马来的安东尼奥,你知道吗?”

    “主公说的是那几个大秦人?”糜芳问道。

    “对,你可以去找他们!”许成说道:“据我所知,罗马人擅长用巨石建造各种建筑,不仅显得有气势,而且还可保千年不坏,你可以让你们帮你,就算他们不懂建筑,你也可以让他们描述一下,加上咱们自己的工匠,总能建出来的,建好后还可以立一座碑,把你跟那些建造者的名字刻上去……”

    “多谢主公,多谢主公……”糜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终究还是亲戚好,主公还是向着自己家的。

    “对了,这个,钱的问题嘛……”许成又故意拉了一个长音儿。

    “主公放心,所有花费都由卑职承担!”糜芳连连拍胸脯保证。

    “好,”许成拍拍大腿,笑道,不过,停了一会儿,他又伸长脑袋,向糜芳小声问道:“你们兄弟俩手中能调动多少钱?”

    “咯噔!”糜芳的心脏跳动了一下,“没……没多少!”

    “真没多少?”许成盯着他,用上了一点儿上位者的特色技:威压!

    “还,还有那么一点!”面对许成的威压,糜芳无耐,只得松口,看来,自己的这个主公果然如人所说,是个能在石头上也刮出油的人物呀!刚刚给了甜头,现在就要再拍一板砖了。

    “那就好!”许成又一拍大腿,“钟繇刚好来信给我,说什么雍州到汉中,汉中到西川的路不好,想再修一修,现在,我就把汉中到雍州的那一段交给你了,这个,子仲(糜竺)有公务,就全权委托你了!”

    “这个,主公……”糜芳一脸的惊惶,他根本就想不到许成会说这个,汉中到雍州是什么地方?那路能好修吗?花销肯定很大,不,是极大,他糜家再富上一倍恐怕也撑不起其中的一段呀。

    “怎么了?”许成不解地问道。

    “不是卑职推托,主公的委托的事情,卑职自当是尽心竭力,可是,这么一条路所需的财力,我们糜家那可撑不起呀!”糜芳摆出一张苦瓜脸,求道。

    “我只是委托给你,又不是让你一家干!”许成对自己这个二舅子的迟钝脑子无话可说,“你可以再找一些人联手呀!”

    “这个,恐怕没人会愿意‘白白’扔钱!”糜芳低着头,小声说道,末了,他心中还加了一句:你也就仗着是亲戚欺负我们糜家!

    “什么白白扔钱?”许成大怒,咱是那种人吗?虽然老子抄了不少人家,可那些人都是在自找苦吃。

    “难道不是?”糜芳猛地抬头,惊道。

    “废话!”许成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建好了可以收‘养路费’的,当然了,你们还要负责维护!”

    “可以收费?”糜芳已经惊叫出来了。

    “是啊,听说,那西川可是有很多好东西的哟!运出来卖一定很值钱!所以呢,这路一修出来,肯定会有不少人走,这一走么……”许成仿佛在自言自语。

    “我们干,我们干!”还用说什么,糜竺当官了,现在,糜家基本上是糜芳在打理,他当然能理解掌握有一条道路所能得到的巨大利润,更何况听许成说话的那意思,好像还会有什么商业上的优惠。

    “那就好!就这么定了,你待会儿就去找常鑫!”许成说道。

    “是,是!”糜芳连忙答道,此时他就已经在算计了,从汉中到雍州,决不是他一家能拿下来的,得再找谁呢?对了,甄家!反正都能勾搭上关系,而且甄家实力又雄厚,不在糜家之下,这样还能同时向甄夫人和甄家大女婿杨洱卖好,实在是最佳的选择了,有了两家联手,肯定又能招集起更多的富豪,这样一来,就有希望了,想到这里,他有些忍不住了,几乎就想立刻去找人,所以,他又看了看许成,低着头,好像还在思索什么东西,就问道:“主公,您还有事吗?若没事了,卑职就回去了。”

    “嗯,你去吧!”许成随意挥了挥手。

    “卑职告退!”糜芳施了一礼,退了出去,一出厅堂,他就疾步向外走,实在是太兴奋了,要找个人好好说道说道。

    而就在他要转弯的时候,许成的声音又传来了,“站住!”

    “崩噔!”糜芳就像被来了一个紧急拉闸,突得一下就站住了。

    “回来!”许成的声音又让他感到一阵儿紧张。

    “主公,您又有什么事?”糜芳回到房内,脖子欲伸还缩的向许成问道。

    “你平常都拜什么神?”许成没有回答,而是对着他问道。

    “……”听到这话的糜芳一愣,这也太不着边儿了吧!

    “说话!”许成声音稍高了一点。

    “陶……陶朱公!”低着头,糜芳偷偷看了许成一眼,没什么可疑之处!

    “陶朱公?”许成皱眉道:“就是那个越王勾践的谋臣,范蠡喽!”

    “正是!陶朱公先为越王出谋划策,平定了吴国,后不受爵禄,带着美女西施飘然而去,后来经商,成巨富,又三次散尽家财,实在是我等经商之人心中的偶象啊!”糜芳赞道。

    “可老陶他不是神呀!”许成皱眉道。

    “主公,我们这些人拜的是陶朱公的英灵,至于他是不是神,我们可就不管了!”糜芳笑道。

    “那你还知道些什么神?”许成又问道。

    “还有……”糜芳觉得许成今天有一点儿不正常,不过,他可不敢表现出什么来,只得接着许成的话往下答,“好像还有三皇五帝,文王、周公……”

    “停!”许成伸手拦住了糜芳,不让他接着说下去,“‘三皇’是不是伏羲、女娲、神农?他们倒也可以,可那‘五帝’不过是传说中的帝王,他们,应当不是神吧?就更加不要说什么文王和周公了!”

    “主公,你这可是大不敬啊!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说!”糜芳吓得连连摆手,又紧张地向四周望了望,还好,附近没什么人,他抹了抹头上的汗,对上古圣王不敬,那可是等于得罪了苍天啊!

    “行了,不说就不说,”许成不想在这方面跟糜芳争辩,“你还知道一些什么神仙?当过人的不算!”

    “噢,主公,你想干什么呀?”还是先问清楚,免得自己不知不觉就得罪了苍天。

    “没什么,只是想找人把这些神的传说给整理一下,免得杂乱无章!”许成说道。

    “原来如此,主公,你可吓坏我了!”糜芳拍了拍胸口,心在还跳呢!

    “有那么可怕么?”许成对糜芳的这些表现感到不解。

    “当然,那可是‘三皇五帝’又岂是我们这等凡人……唉,不对呀!”糜芳话音又一转,“主公,你说‘三皇’都是哪三位?”

    “伏羲、神农、女娲呀!”许成说道。

    “什么呀!主公,你说错了!”糜芳又摆手道,“‘三皇’乃是‘天皇’伏羲氏、‘地皇’炎帝神农氏、‘人皇’黄帝有熊氏……”

    “停!”许成大声狂喝!

    “什么事?主公!”糜芳立码住嘴。

    “你说黄帝是什么姓氏?”许成问道。

    “有熊氏啊!”轮到糜芳不解了。

    “胡说,黄帝明明是轩辕氏,怎么成了有熊氏?你可别蒙我!”许成大声说道。

    “怎么可能?”糜芳也急了,这可是关乎老祖宗的大事,怎么能敷衍?所以,他当下就顶了回去,“黄帝明明就是有熊氏,什么时候成了轩辕氏?”

    “黄帝不是有一个轩辕部族吗?”许成提出了证据。

    “更加胡说了,黄帝明明是华夏族之首,什么时候去了轩辕族?难不成主公你不是华夏子孙,反而是什么轩辕子孙?”糜芳也是毫不示弱。

    “……”许成无语,是呀!黄帝是华夏族之首呀,这么说……黄帝真的姓有熊?这下麻烦大了,那蚩尤又姓什么?

    “黄帝乃我华夏族之首,与东夷各部落首领蚩尤战于涿鹿,后又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这才确立了他对天下的统治之权,怎么会姓什么轩辕?”不等许成说话,糜芳又炫耀了一下自己的知识。

    “东夷?”许成又不明白了,蚩尤不是玩的什么九黎族吗?

    “哦?东夷就是现在青州一带,姜子牙就曾镇守东夷!”糜芳为许成解说道。

    “青州?”不是吧!那就是山东了?难怪都说山东人高大威猛,有“山东大汉”之称,敢情……敢情是中国有史以来最能打的蚩尤的后人啊!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黄帝为有熊氏是偶尔看到中学历史书上的一幅“中国历史传说时期地域示意图”上标识的,并不是在下胡说的,上面还有“陶唐氏:尧”、“有虞氏:舜”,若是大家有疑问,尽可向国家教育局讨教一番,俺是不会介意的,嘿嘿!至于山东人是蚩尤的后人,纯属开玩笑,小弟其实也当了二十多年山东人了,不过,怎么说蚩尤也算是咱们中国人的老祖宗之一,这说法也不算过份,是不是?)

    “主公?你怎么?”糜芳突然发现许成好像愣在那里了,怕出事,就小声地叫了他一声。

    “没什么,你再接着说一说,还有什么神啊之类的。”许成受到的冲击太大,一时缓不过气来,只能低声说道。

    “噢!还有东王公啦、西王母啦、九天玄女啦……”

    ……

    糜芳不知道,他所说的这些人物,后来都几乎都被编到了一个新的神话体系中,因为许成对中国后世的那混乱的神话一向是感到极为厌烦的,连关羽都去管生孩子去了,这算什么?所以,他今天一时起了念头,就做了起来,再在这个神话体系之中加上一点东西,让这些能更加符合他的心意,这样也能影响一下世人,让他们的思想起一些变化,不致于像日后的佛教那样让人疲软,不知奋起,当然,他也没有想过让这个新的神话形成宗教体系,毕竟,每一个宗教一旦做大,总会出麻烦的,尤其是现在这种年代,他许成可不认为自己能解决这个难题。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