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第一百四十六章 有点儿事

时间:2020-12-30 10:14:35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白日梦之三国 作者:
    .

    “开个玩笑,哪有那么认真?”果如所料,许成笑道。

    “主公,您是我等众人之主,这种玩笑可开不得,不成体统!”贾诩还没来得及开口,陈宫就在一旁对许成的行为表示了不满。

    “知道了,不开就不开!”许成无奈,陈宫这人刚直,很得人心,当然了,也很得他的欢心,不过,这刚直的脾气老是被用在自己身上,也真是有些难办。

    “对了,主公,卑职还有一件事情未曾禀报!”贾诩急忙岔开话题,这话头可是他引起的,还是不要往下续的好。

    “什么事?”许成问道。

    “主公,听说钟元常有一封奏报,说是请主公您下令在益州和汉中之间以及汉中与雍州之间修筑两条大道,是不是?”没等贾诩说话,陈宫又接着问道。

    “是啊,西川到汉中,还有汉中到雍州,那一路都是重山峻岭,实在是太难走了,也不利于洛阳对那两地的管辖,所以,我已经答应了,并且已经吩咐要钟繇负责修筑西川到汉中的那一条,至于汉中到雍州的那一条,我正在考虑要谁去办呢!”许成回答道。

    “此事万万不可,请主公收回成命!”许成话音刚落,贾诩、陈宫二人就跪了下来,齐声请求道。

    “起来,起来!”许成连忙把两人扶起来,“怎么了?不就是修两条路吗?有这么可怕吗?值得你们两个这么反对!”

    “主公!”陈宫郑重地说道:“您可知道,西川与汉中之间的山路有多长吗?”

    “不知道,应该有个千多里吧!”许成说道。

    “千多里?”陈宫笑得有一点难看,“主公,你也说得太轻松了,千多里?那可是山路!要是修的话,至少也要招集十万民夫,没日没夜的干,另外,主公,您别忘了,那里可是祟山峻岭呀!”

    “主公,且不说修这么两条大道要花费多少钱粮,您可知道,昔日,秦国因为一个郑国渠,可是不得不将统一天下的时间延迟了十年呐!主公,十年呐!郑国渠可远远比不上这么两条大道啊!就算这两条大道也只用十年的时间,可有这十年的功夫,我们的敌人可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接着陈宫,贾诩也是苦口劝道。

    “可修路利于管辖那里,而且有事出兵也容易啊!”许成随便举了两个理由!

    “主公,只要我军实力够强,哪怕西川跟汉中做反?至于出兵,徐晃将军不就曾很快地攻下西川吗?也没听说他走的路有多好呀!”陈宫立即用实际案例表示了反对。

    “得了,别自欺欺人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徐晃有内应帮忙,而且,他进入西川时所带的那些兵马,可全是从太行山上训练过的,好几年呐!要不然哪能在那种路上走得比西川兵还快?就这些,还是加上了那个张松的地图,他才能顺利攻下西川的,当然,我不否认,这一切都离不了他的高明的指挥,可你们也不能否认,离了这些因素,徐晃想攻下西川,绝不会这么容易!”许成进行了反驳。

    “可是,主公,这路您可以等统一了天下之后再去修呀!现在修,只会拖慢您争霸的速度,若是因而使其他诸候趁机而起,无论怎么样,那后果可就不是这两条路能撑得起的呀!还请您三思!”陈宫辩不过许成,无奈,只能拿出最大也是最后的一条理由。

    “正是如此,主公!如今天下的关键是中原大地,这里才是主公您需要注意的地方,西川再富庶、汉中再肥沃,也只是偏僻蛮荒之地,至少,现在那里还不值得您关注,现在那里只佩成为主公您筹措钱粮的后方之地呀!”贾诩又接上了两句。

    “等等,我才想起来,这修路的事儿,好像不关你们的事情,你们管的好像应该是军务吧!”许成对自己的两个属下声泪俱下的样子好像是一点感觉也没有!

    “主公,我等都是为了主公大业着想,主公若是不喜,尽可怪罪,只是,卑职还是这句话:请您收回成命!”陈宫对他叩了一个头,说道。

    “文和,你也是这个想法?”早料到陈宫得是这么一句,许成又把矛头转向了贾诩。

    “主公,卑职是……”贾诩突然抬起了头看向许成,“其实主公您非要坚持,卑职也没办法,那就只好听您的了!”

    “贾文和,你……”贾诩话一出口,许成倒还没怎么的,陈宫就气得差点跳起来。]

    “哈哈哈,好了,公台,你别上了他贾文和的当!”许成突然大笑起来。

    “我上当?”陈宫看了看自己身上,虽然心头很气,不过,许成这一打岔,他现在心中最大的却是茫然。

    “呵呵,公台,看来主公是不会改变主意了,我们就回去吧!”贾诩很显然不想说出自己的想法,可他这话并没有得到陈宫的响应。

    “算了,文和,我就把我的想法跟你说了,你再告诉公台!算是赔礼!”许成说完,就附到贾诩耳边,小声地说起来,而在一旁正生着“茫然不解之气”的陈宫,却只能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看着许成说得眉飞色舞,而贾诩的两只眼睛也开始不断放光。

    “到底怎么一回事儿?”陈宫的头疼了。

    一会儿之后,许成的嘴巴离开了贾诩的耳边。

    “这,这……”此时的贾诩已经是一副惊异万分的样子,与平时沉稳的表现根本就是大相径庭。

    “你该明白了吧!”许成笑问道。

    “卑职明白了,主公大才,实在是令人佩服之至,卑职不敢再烦扰主公了,这就告退!”闭上眼想了一会儿之后,撂下话,贾诩就朝外走去。

    “主公!?”陈宫看向许成,他现在整个的头都晕了,不是来劝自己的主公不要劳民伤财的吗?怎么弄到现在这一步了?

    “公台,你若是有疑问可以去问文和,我可以担保,你的担心不会成为现实!”许成笑眯眯地说道。

    “主公,您说的是真的?”陈宫有一些不太相信,可看到许成的那张笑脸,他又觉得可以放心了,心急的他,顾不得跟许成告退,就追了出去。

    许成看着两人的背影,暗暗得意,能把这么两个人给镇住,也还真不容易,尤其是贾诩,这个家伙可是一向“泰山崩于面前而色不变”的,而且,他还小小地坑了贾诩一把,这家伙,竟然敢在他面前说什么“卑职也没办法,就只好听您的了”,虽然这很符合其本人的性子,可也不能这么明着说呀,现在,让陈宫这个性子有些“死”,而且还有一些“板’的家伙缠住他,够他费点功夫的了,自己说的那些东西,你贾诩能很快就懂,陈宫可就要费你一些功夫去开导了,哈哈!

    想到这里,许成又看了一眼贾诩他们消失的地方,暗暗琢磨,“该不会是贾文和这家伙故意蒙我玩儿的吧?这家伙会因为我那几句话吃惊吗?就算是一条龙出现在他面前恐怕他也不会皱皱眉头吧?”

    摇摇头,许成不再想这些不相关的事了。

    时间就过得很快,处理完各项事情,许成就带着黑龙等待从急急地从家里跑了出去,本来洪峰和典韦也想跟着出来的,只是他们两个的名头跟身材太有名了,很容易露馅,他也就只好让他们呆在家里了。

    现在,他的家里住着五个女人,听说,手下正在商量着给他找第六个,说是他后宅里的胡女太多,至少三汉三胡才行,真是烦呐!原来的两个中间就已经有一只母老虎了,现在的这三个,那两个鲜卑族的公主倒还好,虽然不出所料也挺烈的,可还比不上文秋,还治得了,可这两个小妞居然认了文秋当大姐,这可就难办了,虽然她们也时不时的闹点内哄,可对付他的时候那是绝对的“三位一体”,除了这两个,那甄宓居然跟他玩什么诗词歌赋,这不是要人命吗?没有共同语言倒也没什么,他许大流氓现在也不怕了,可是,那甄宓年纪还不大,居然觉得用那些什么狗屁文章来难为他很好玩,每天都要给他“上课”,过一过当老师的瘾,把他给弄得整天在这小女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而她又有糜氏做靠山,谁叫甄家跟糜家都是玩商业的呢,可不是说这个甄宓是个挺文静的女孩子吗?怎么也会这么胡来,难道这小女人没学过“三纲五常”,不应该啊!

    于是,一向是大男子主义的许成终于发现,自己这个目前的天下第一英雄在家里实在是什么也算不上,所以,每天他都尽可能的少在自己的诸位夫人面前出现,先让新纳的这几位夫人过了这欺负老公的新鲜劲儿再说,毕竟,连文秋这个女人在跟了他一段时间以后,也不像开头那么难对付了。

    而离开了家,许成一伙人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就没了什么兴致。

    “找个地方,小黑,你来带路!”许成说道。

    “主公,去什么地方?”黑龙问道。

    “要不说让你找呢?你带路,随便哪里!”许成生气地说道。

    “那回家?”黑龙出了个主意。

    “来人,揍他!”

    “不不不,不回家!”黑龙一面紧急改口,一面用眼神威胁自己的几个同伴。

    “那还不带路?”许成不耐烦道。

    “是,卑职遵命!”黑龙转了转眼珠,暗中笑了起来。

    一伙人,开始跟着黑龙向前走去。

    很快,他们就到了目的地。

    许成看着头顶上的“绣庄”两个大字,感到极为茫然。

    “这是什么地方?”许成从黑龙的眼中看到了一种小流氓骗人后的神色。

    “绣庄啊,主……主子,这可是好地方,你一定会满意的!”看着黑龙一副皮条客的样子,许成越发肯定这小子在耍鬼。

    “那就进去吧!”东风吹,战鼓擂,这个世界谁怕谁?连曹操都让自己给玩得半死,还会怕一个绣庄?许成一抬脚,快步就走了进去,他后面是黑龙等人一边奸笑一边跟着。

    “原来是妓院!还绣庄呢!”许成一进来就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几对男女搂搂抱抱从他面前经过,想不知道也不行,只不过他们进来的时候没有人进出,他才没看出来,想到这里,他又回头看了一眼黑龙,把这小子吓得半死之后,这才施施然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

    “来人啊!我说,怎么不做生意啦?”黑龙小心伺候许成坐下后,就叫了起来,一副嚣张的样子,好像他才是大爷。

    “什么人在这里大呼小叫?”很快,就有人回应了黑龙,接着,就有一个贵妇人打扮,年纪只有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娇艳女人走了过来。

    “我们主子在这里,快找你们的姑娘来陪酒,记着,要最漂亮的!”黑龙狠狠地盯着这个女人的胸部,对她说道。

    “抱歉,几位大爷,”那个娇艳女人并没有理黑龙,而是对着许成说道:“今天,我们这里恐怕没有姑娘能招待你们了,您看是不是……?”

    “别在这里胡说八道,别欺负老子不知道你们这里的行情,”黑龙见许成没有说话的意思,就自己出头道:“你们这里可是从来白天和夜里都营业的,怎么会没有女人?”

    “因为啊,我们这里的姑娘,已经都被人给包了!”娇艳女人笑道。

    “包了?什么人这么有钱?”黑龙惊问道,旋即,他又凑到许成耳边,小声说道:“这里的女人都很漂亮,所以,来这里享乐,可是要很多钱的!包了这里,恐怕要相当于好几家中等人家的家财了!”

    “能包了我们这里的,当然不是普通人了!”娇艳女人并没有泄露客人秘密的意思。

    “小虫,给钱!”许成突然出声了。

    “小虫?”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很快,黑龙明白了,这是说他呢,谁叫他名字里有个龙呢?那就是一条超级长虫啊!

    “给!”黑龙极不情愿地从身上掏出钱来,递给了那个女人。

    “不敢,小女子可不敢收!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而出乎许成的意料,娇艳女人连那些钱看一眼也没有,对着他福了一福就回绝了。

    “只是想问一下,什么人包了这里而已,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许成站了起来,一把把黑龙揪到一边,把他手上那串铜钱扔到一边,又从身上掏出一颗金锞子递给了那个女人,同时,对黑龙咒骂不已,真是一条虫,不是说这里花销高吗?怎么一串铜钱也拿得出手?真是丢面子。

    “不敢,这位先生,”大概看许成跟黑龙等人不一样,娇艳女人对许成的称呼起了变化,不过,她依旧没有接过钱,“您为什么非要问是谁包了我们这里呢?”

    “倒还挺谨慎!”许成看着面前这位大概就是妈妈桑的女人心道,不过,明说出来自然是另外一番说辞了,“在下只是感到好奇而已!是谁这么有钱,可真是富有啊!”

    “富有?”娇艳女人一笑,“这位爷可不止富有,还贵气着呢!”

    “哦?与在下就更想知道了,说不定,还可以拜见一下呢!”说着,许成又把金锞子递到了这个女人的面前。

    “这位先生不必客气!”女人又一次出乎意(料的没收钱,“其实,那位包了我们这里的大人的名字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不能对别人乱说咱们客人的秘密是我们这绣庄的规矩!先生若是想见见这位大人,也很容易,现在就在后院,好大一群人呢,要不然,也用不着我们这么多姑娘去伺候呀!”

    “那就多谢告知了,我们也去瞧瞧!”说完,许成把金锞子很那女人手上一塞,就带着黑龙等人向这绣庄里面走去,边走还边想:“这哪里是绣庄啊,根本就是五星级大酒店里的小姐吗,还不乱收钱,嘿嘿,倒也有几分‘专业素质’!”

    且不说许成心中的杂念,这个绣庄倒是出乎许成意料的大,几个人绕了好大一圈才找到所谓的“后院”,此时,院里果然已经是挤满了人,光几案就有几十个,第个几案上都有两个人,再加上在旁边伺候的绣庄的姑娘,果然是人多的很,就更不要说旁边还有不少人围着呢。

    而刚才那名女人所说的富有而且贵气的人许成一眼就看见了,哼!竟然是他的二舅子,糜芳!

    此时糜芳一个人高据首座,身边有两个漂亮姑娘伺候,而他左右两边的几案上也都是只坐了一个人,这两个人一个穿的是身道袍,另外一个,倒没有显出什么特别来,跟这里其他人长得差不多,说白了,也就是大众脸,没什么出奇的。

    “主子,二舅爷这是在干什么呢?”黑龙的声音在许成耳边响起。

    “能干什么?就他,帮他老大管管帐还行,依我看,这家伙基本上是处于脑子发晕的状态!”许成撇撇嘴,不屑地说道,倒不是他对糜芳有什么偏见,关键是这位糜二爷确实才能有限,要不然以他的地位会在许成面前这么埋没?

    “脑子发晕?嘿嘿,主子,要不要回去告诉夫人?”黑龙又小声问道。

    “你先打听一下这家伙在干什么再说!”许成吩咐道。

    黑龙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就打听来了,原来,糜芳身边的两个人,一个是学道的,另外一个,是信佛的,一次偶然的机会跟糜芳在这绣庄里相遇了,当时两个人身上的钱不够,结果糜芳大发善心,帮他们两人结了帐,还请两人喝酒,没曾想,喝酒的时候,这两个人竟然争上了,一个说道家好,另外一具说佛才是正道,一争就是好些天,两人也是才能不凡,引的越来越多的人来听,还有不少人也加入了进来,糜芳也听得挺有意思的,就干脆把这家绣庄给包了一个月,擎着他们争论,也就是为什么现在这间绣庄外面只有几个姑娘在接客的原因了。

    “混球,有钱了不起吗?败家子!”许成听了黑龙的讲述后心中暗怒,其实他不是怒糜芳乱花钱,毕竟虽然是亲戚,可钱终究不是自己的,也不心疼,他只是怒糜芳居然搞什么佛道之争,这不是摆明了让他生气吗?这两家有什么用?

    “你去告诉那个混球,就说我有事找他,不得耽误!”说完,许成一转身,走了,留下黑龙在那里干瞪眼。

    可是既然有了任务,自然是得尽力完成了。当下,黑龙摆开双臂,就把堵在面前的一些人给挤得纷纷后退,顿时招来一阵咒骂,不过,那些骂人的人被黑龙扫了一眼之后,就不敢再说什么了,没办法,这位黑先生虽然不至于像洪峰、典韦那样雄伟不凡,可也说得上是虎背熊腰,再加上他那一副横劲,那些听辩论的一个个都是细胳膊细腿的,哪敢跟他玩儿?

    而此时里面的糜芳正听着身边两人的辩论有趣呢,其实,他本身也没有什么兴趣来举办这场辩论,只是觉得平日里来这里的文人士子不少,而且,还都是有些身份的,所以,想趁这个机会提高一下门面,毕竟,虽然他们糜家现在是许成的亲家,可终究是商家出身,仍然被一些人瞧不起,现在举办一下有点学术讨论意思的辩论,又有一些有点身份的人围观,这对改善他们糜家的面貌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而经过这些日子的听讲,他对身边两人所讲的东西也有了一点了解,倒也能听得下去了,只是,正听的有趣的时候,外面却传进来一阵喧哗声,好像是有人来闹事儿,这还了得,竟敢不卖他糜芳面子,想干吗?不知道糜二爷是谁吗?

    可当他抬起头,看到从人群中挤进来的那位的时候,他可就不敢乱说话了,黑龙他还是认识的,许成的亲随,就算他是许成的二舅子,也是不能随便主得罪此人的。

    “你是何人,竟然如此无礼,不知道此处乃是我等辩论之所吗?”糜芳没说话,倒是有人说话了,这位说话的主正坐在靠近糜芳的一张几案上。

    不过,黑龙没有理那人,他径直走向了糜芳,这让刚才说话的那位十分不爽,“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就要对黑龙展开攻击。

    “二舅爷!”黑龙首先对糜芳打了招呼,而他这话一出口,站起来的那位,立即就低头坐了回去,叫糜芳“二舅爷”的,除了当今洛阳之主,还能有谁?就算面前怎么看都不像是骠骑将军,也肯定是有关系的,所以,绝对不能惹。

    “小黑呀,找我有什么事?”糜芳也站了起来,黑龙是许成亲卫之首,地位仅次于中领军洪峰,中护军典韦,就算他是许成的二舅子,也不好太无礼。

    “主公有命,请二舅爷前去!”黑龙说完,又向前走了几步,公然跟糜芳咬起了耳朵,“二爷,不是小的说您,主公好像有一些不太高兴,您可要小心点儿!”

    “知道了!多谢!”糜芳出了一身细汗,不会吧,自己哪里犯了忌讳吗?没有呀!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