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第一百四十二章 插曲(下)

时间:2020-12-30 10:14:29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白日梦之三国 作者:
    .

    当然,袁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真正的戏码在后头!

    许成并没有向袁绍的府邸前进!

    他的方向是邺城的校场!这里本是袁绍修建用来阅兵用的,只不过,这一回,这里不是用来阅兵的,整个校场之上,很快,就被许成军们捉拿的冀州豪族世家的人给占了,当然,这些人都是被迫的,谁叫他们眼光不亮,投靠了袁绍呢!

    许成就站在校场正中的一个高台之上!洪峰和典韦被命令站在高台的边缘之处,因为许成觉得这两个家伙个子太高,站得太近容易抢了他的风头。

    执行抓捕任务的是高顺等人,他们的效率很不错,并没有让许成久等。

    袁绍和他的家人,还有郭图、逢纪、许攸等人,很快就被带到了高台之下。

    “好久不见啊!本初公,你可是憔悴了许多哦!”许成的话音略带调侃。

    “哼!许成,成王败寇!我袁绍无话可说,你就给我一个痛快吧!”袁绍从一群人中走了出来,只不过,他的身子是颤抖着的。

    “哈哈哈!好一个成王败寇!”许成仰天大笑,“可惜啊!这冀州的寇可是真多呀!”说罢,他指了指那些被押来的冀州豪族士绅们,而随着他的手指过,校场中顿时就是哭声一片。

    “我袁绍一生不服人,今天,我得对你说一个‘服’字!”袁绍并没有看一下身后的人群,“你居然为了把我彻底扳倒,不惜将幽冀二州整个的松手,虽然时间不长,可是,这也不是胆小之人就能做得出的,你就不怕这中间有个‘万一’么?”

    “不敢当!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豪情!而且……”许成把一根食指举了起来,对着袁绍摇了摇,“而且你也不值得我这么做!”

    “你……!”袁绍差点儿吐血,他想不到,这个许成到现在居然也不放弃打击他。

    “我可没有说假话!”许成好像是明白了袁绍的想法一样,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你确实不值得我这么做!”

    “许成,你既已胜了,又何苦在这里挖苦人?”一个声音不合事宜的响起,声音虽然不大,却让整个校场顿时清静一片,人们都想看一看,是谁这么大胆,居然敢在这个时候捋许成的虎须,难道他不知道形势比人强吗?哪怕身处绝境,人们的好奇心也是不会消弥的。

    “审配!”袁绍首先叫了出来。

    “审配!”许成的眼睛眯了起来,又是这个死硬分子,他到目前为止碰到的立场最坚定的家伙。

    “许成,你如今已是北方之主,就当有这北方之主应有的心胸气概,打击一个阶下囚,未免太不地道!这样做,也太不合你的身份了吧!”审配如是说道,只不过,听了他的话,许成倒没有什么,袁绍倒是在不觉之间红了脸,阶下囚,多么遥远的名词,想不到居然也会跟他袁本初有缘,而且,审配在此之前,好像也已经数次成为了他袁绍的阶下囚,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报应临头,谁叫他把这么一个忠心耿耿的人给弄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呢!老天爷也不知道会不会给他一个成为阶下囚的机会,许成会不会现在就杀了他呢?

    “心胸气概?哈哈哈!”听了审配的话,许成大笑起来,“审正南,这词你可用错的地方!我现在是在收拾叛逆,可不是在指点江山!而且,我也真的没有挖苦人的意思!”

    “没有?阁下也未免太自欺欺人了吧!”审配冷冷笑道。

    “既然你这么认定,我也没有办法,还是让我把我的这些安排都说出来,你自己判断一下我是不是有意挖苦你的这位‘主公’”吧!”许成说道。

    “审配洗耳恭听!”其实,不仅是审配,还有袁绍、郭图、逢纪,以及被押在台下的那些人,都想听一听,自己到底败在什么地方!

    “其实,自从这位袁本初想再一次起事,并派出手下联络他的冀州旧部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许成看着袁绍笑道,那样子,让袁绍一直冷到心里。

    “可是,我并没有打扫惊蛇!”许成接着又说道:“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当时又不能杀了他,那样会给我脸上抹黑,可如果我只是暂时把他给打压了,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再动手呢,不动手当然好,可要是他还想动呢?那他就必定会弄得更加隐密,我又怎么可能确定我还能再一次发现呢?于是,我就一直派人暗中注意他的行动,当然,还有他的那些个手下。”

    “为了把那些对我不满,甚至是敌对的暗中势力一起拔起来,我甚至还让一些并不想跟他同流合污的原冀州官员表面上答应响应他,为的就是给他壮壮声势,就像以前他的四世三公的名头一样,有了声势,才能召集来更多的人效命嘛!”

    “同时,我还担心他跟他的那些同伙畏惧于我在冀州和幽州的军力,于是,我就派高将军带着大批的军队和将领南下,又把庞沛一个人留在了幽州!”

    “还好!终究是袁家的人,虽然一直是犹豫不决,可他还是动手了!在我的有意纵容和帮助下,他们的行动可以说是一帆风顺!田丰为人刚正,不愿意演戏,所以,我让他躲到了一边,冀州,就擎着这帮这伙在那里闹!”

    “他们表现的不错!各方面都考虑到了!甚至连劝降张燕都想到了,我还是挺佩服他们的脑袋瓜子的!而且,由于各方面一切顺利,那些对我不满,或是恨我的人,都开始向他们聚拢了,才半个月,我就接到消息,幽冀二州足有七成的豪门世家居然都已经归顺到了他的麾下,可真是一呼百应啊!”说到这里,许成对着台下的众人笑了一笑,可台下的人们却无不感到一阵心悸。

    “七成!幽冀二州,幽州少一点儿,冀州一向是北方重地,这七成可就是足足一千多家豪门啊!这是多么大的一股实力?要不是黄巾之乱,这个数字只会更多!”

    “不过,这也不错,至少,省得老子以后费心再一个一个的找!”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们这帮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笨!居然连那么大的一个破绽都没有发现吗?幽冀二州何其广大,有这个可能不到半个月就让你给给占了吗?还是望风景从!你们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你们以为招兵那么容易吗?告诉你们,那全是本人的安排,参军的百姓可是都给了钱的,现在是农闲嘛!所以人也就多了一点儿,钱呢,花得也有一点多,不过,也还不错,等把你们的家都抄了,应当能补回来,而且,还应当能赚一大笔,你们以为呢?”

    “可惜啊!刚刚才有一点得胜的苗头,你们这些人就开始得意忘形了,百姓参军挣钱,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呵呵!想来也是,四世三公嘛,”许成又把矛头对准了袁绍,“一向都是高高在上,又有我的手下在你周围挡着,招兵的也都是我的人,你们得不到消息也很正常,是不是?”

    “蒋义渠,吕旷,吕翔,以前确实是你袁绍的部下,可是,你并不佩当他们的主公!你以为,当了你一次属下,就一辈子都是你的人了?他们就应当为你效死?狗屁!你一来,就夺了蒋义渠的兵权,将之付给了高干,呵呵,可真厉害啊!高干是你外甥,可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将军,他连蒋义渠的一半也比不了,还想跟高顺比?就算是他手下的兵都是忠于你的精兵强将,我也可以告诉你,你根本连一天也挡不住高顺,何况,高顺身边还有那么多大将相助!能让我许成看重的,你们以为都是和你们一样的傻瓜吗?”

    “至于幽州,你们以为庞沛走了,那里就是你们的地盘了吗?难道你们不知道,辽东已经大部被庞沛攻陷,他只是做了一个回并州的假象,其实,他一直在幽州边境等着你们去呢!哼!你们运气好,要不是我压住了他,你们这群人还能活到现在?要是镇守冀州的是庞沛而不是现在的高顺的话,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又将是一次血流成河的事件!你们……”许成又一次指向台下,“一个也别想活!因为,庞沛会在第一时间,将所有有威胁的东西杀死!这是他在草原上养成的习惯!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被人称为‘北地苍狼’!”

    ……

    许成的话终于说完了!

    整个校场上,那些不久前还活蹦乱跳,气焰嚣张的豪门世家的人们,无论听到他所说的话的,还是没有听到的,都感到了一种沉抑的气氛。

    一个也别想活!

    那是“北地苍狼”庞沛的处置手段,那么,许成会怎么处置他们呢?

    压抑!

    没有任何一个诸候会对叛变留情的!

    袁绍的下场已经可以确定!

    可是,其他人呢?

    听许成的意思,好像并不想杀了他们!那他会用什么手段?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不会让他们好过!

    “那么,请问许将军,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又是审配!

    “真是一个可恶的家伙!可老子偏偏就不能杀了他!真他***!”许成看着审配,暗暗发狠,“难道你就不能让这种气氛多酝酿一会儿吗?那样的话,至少,老子给他们的心理压力就会大上许多,就算不杀他们,他们以后敢于反叛的可能性也就低了很多了!真是一个不会做人的家伙,难怪你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连田丰这个倔老头都比你强!”

    “那正南先生,你以为我该怎么处置呢?”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许成暗暗得意,看你怎么回答,你总不能让老子杀了他们吧,那样你审正南以后也就不用做人了,而如果你说不杀,恐怕就会让人以为你脑子有毛病了。

    “别人审某不管,在下只是想请许将军答应在下一件事情!”审配突然跪倒在了地上,向许成行了一个大礼。

    ……

    “你有什么事?不会是想用你的命换这位四世三公的本初公一命吧?”许成冷笑道。

    “不是!”审配回答的很直接。

    “那是什么事情?我可是记得,上一次,这位本初公劝你向我归降,你也没有答应,更加没有向我行过这么大的礼,这一回,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你向我跪下,甚至于要求以命交换呢?”

    “在下只是想以一条贱命,换袁氏三公子,袁尚的一条性命!”审配说道。

    “你……”许成无话可说。

    同样的,整个校场又寂静了下来。

    “是条好汉!”典韦小声的嘟囔传到了许成的耳朵里。

    “审配,你***净会给老子找麻烦!”许成突然骂起了粗口,整个校场好像都被他这一句话给震得晃了一下。

    “想用你的一条命换袁尚的一条命,我可以告诉你,答案就俩字!不行!”骂完,许成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不过,他的语气可一点也不会让人感到轻松!

    “那么,就请许将军准许审配随本初公一起,赴身黄泉吧!”审配也没有强求。

    “呵呵,好你个审正南!”许成看着审配不住地冷笑,而他的脑子里却在不停的琢磨怎么处理这一突发状况!审配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他许成的手里!这一点是一定要注意的,因为审配不是其他人,他和田丰、还有沮授一样,都是在冀州极有声望的人,尤其是在冀州的军人中间,哪怕他许成能够毫不犹豫地把面前这一千多家豪族全部给夷平的话,也不能杀了这个审正南!最起码,现在不能杀!所谓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冀州此次之乱,正好方便了他将这里的势力重新洗牌,而经过这次的袁绍之乱,冀州将再也没有能够动摇他许成的统治的势力,可若是要想让冀州的人心能够迅速安定下来,就要再行安抚之策,田丰和沮授、高览、张颌,董昭、荀谌,这些人都早已经归顺了他,再拿出来用恐怕也起不了很大的作用,而审配就不同了,只要审配能够在这个时候归顺,对人心的安抚可就太有利了,而如果杀了他的话,只会让人心更加动荡,毕竟,人人都知道,审配并没有参加袁绍此次的叛乱。

    “审配,你想死?”想好一切,许成又开始问话。

    “不是审某想死,而是不得不死!本初公对审配有知遇之恩,审某却连连丢城失地,以致于不能报答这等大恩,此次眼见本初公陷入绝境而不能救,审配更早已是无地自容,袁术一门早已亡于孙策之手,袁家如今只剩本初公一脉,所以,审配只想求许将军能给袁氏留一条血脉,让袁氏不至于因此而绝,若是许将军不答应,审配也就只有陪本初公一死,才能报答十数年的知遇之恩!”

    “得!受封建忠君思想毒害太深!不过,我喜欢!”许成暗暗道,他又看了一眼审配,说道:“审配!虽然你说了这一箩筐,可我还是只能告诉你,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

    “那就请许将军赐审配一死!”审配又一次行了个大礼。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答应吗?”没有回答审配的要求,许成又对他说道。

    “审某不想知道!”哀莫大于心死,审配觉得既然已经没法帮袁家留一条根了,自然也就好奇心减退了。

    “因为……”许成拉了一个长音,“我根本没有打算杀了这个袁尚!”

    “什么?”不仅是审配,袁绍也叫声来!

    “你真的不会杀死尚儿?”袁绍这么叫道,刚才审配说想用自己的命换袁尚一命的时候,他虽然感动,却并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看着,他怕自己插话反倒会害了袁尚,将心比心,他认为自己此时早已是许成最讨厌的人了,而许成说不答应的时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只不过,他那时就懒得说话了,而许成的这一句话,却让他不得不惊叫出来了。

    “可是呀……”许成又一次把两个人的心给调的高高的,“可是听了你审配这此话,我才想起,这袁尚还是杀了好!”

    “你!”袁绍、审配顿时气结。

    “袁氏可真得人心呐!”许成叹了口气,说道:“哼!都到此等境地了,还有人愿意赴死,若是留下这么一条血脉,谁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我可是听过这么一首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所以,我还是以为斩草除根的好!”

    “只要你留尚儿一条性命,我可以让他发誓,永世不再与你为敌!”袁绍急道。

    “听你这话,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说,袁尚会有资格成为我的敌手呢!”许成一句话又一次把袁绍打入深渊!

    “不是,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袁绍连连摆手,急急的否认,不过看到许成冷笑的样子,他又颓然地把手放了下来。

    “罢了,审某无能,自作聪明,反倒害了三公子,既然许将军你已经决定了,就请先给审配一个痛快吧!”审配在一边惨然说道。

    “其实,我不答应还有一个原因!”许成不管台下那两个失魂落魄的人,自顾自地说道:“那就是一个死了的审配并不值袁尚一条命!”

    “……”没有回应,台下二人依旧在接着失魂落魄!这让许成有一些不爽。

    “死的审配不值钱,可活的就不一样了!”许成把声音放大,“活审配,自然能够值一个袁尚了!”

    “你说什么?”袁绍和审配又同时抬起了头,望向许成。

    “很简单,你!”许成一指审配,“只要归顺于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自然会放了袁尚,可是,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就不好意思了,那小子的性命我可就不能保证了!”

    “我……我答应你!”审配看了一眼袁绍,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乞求,只得答应了许成的要求,随后,他又在袁绍眼中看到了感激和一丝轻松。

    “正南兄,多谢你为我袁氏留一条血脉!”袁绍对着审配深深地行了一个九十度的大礼,然后,转身面向许成,“给我一把剑!”

    “主公!”郭图等人叫出声来,逢纪更是急急地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刚才他们怕许成跟袁绍对话的时候连带着注意上他们,所以一直在往后缩,现在,看到袁绍求剑,他们当然知道这是想干什么,逢纪念于多年主从之情,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跪倒在袁绍面前。

    “给他一把剑!”许成面无表情,对典韦说道。

    典韦拔出自己的佩剑,扔到了袁绍的脚下。

    袁绍没有理逢纪,他又感激地看了一眼审配,终于,俯身抓起了那把沉重的佩剑!

    “想我袁绍一生,本以为可纵横天下,想不到,最后却落到今天这等地步,回首昔日,才知道自己竟然是如此愚笨之人,也罢,好日子过得久了,以后的日子对我来说恐怕会过不下去,今日一死,也省得以后烦心!哈哈哈……呃!”

    长剑绕颈一抹,四世三公出身,曾经统领天下诸候、大败公孙瓒、占据幽冀二州的袁绍袁本初,就此身亡。

    袁绍死后,许成并没有为难他的家人,刘夫人和袁尚得以保命,不过,以刘夫人的性格,自然是过不得落难日子,没过多久,就又嫁入了一家富户,袁尚也跟身她到了这户人家,并改姓做了继子,袁绍的血脉虽然留了下来,可是,这个血脉以后却不姓袁了。

    逢纪、郭图、许攸三人眼见着袁绍自刎而亡,虽然都痛哭流涕,表现的要多忠心有多忠心,不过,许成却并不打算放过他们。

    “三位,袁绍降而复叛,你们可是居功至伟啊,不知道你们是否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呢?”

    “吾等三人确实有罪,”见许攸想要说话,逢纪拦住了他,自己出头说道:“愿听许将军处罚!只是,我等也希望能为‘朝廷’效力,以将功赎罪。”

    “处罚?”许成冷冷一笑,真是想得美,他当作没听见逢纪后面的话,“哼哼!好,你们本是袁绍的谋士,受他厚恩,既然他已经去了,不如你们就跟随他一起去吧,如何?”

    “许将军,你,你不能这样啊!我三人虽然为袁本初效力,可那是因为我等乃是他的谋士,所谓‘桀犬吠尧,非尧不仁,各为其主而已!’将军若是因此而将我三人杀死,岂不是让天下士人铁心与将军做对吗?”郭图一听许成要让他们去死,立即就跳了出来。

    “说得也对!毕竟我还是要收降其他诸候的手下,不能伤了人家的心,”许成笑了笑,接着又面色一整,说道:“可是,你们三人得袁绍知遇,并且受到重用,身为忠臣,故主身亡,追寻而去,又有何不对?我送你们一程,也是成全你们的忠心!你们以为如何?”

    “……”逢纪三人明白了许成的意思,就是要他们三人的命,一时间,三人都感到身上开始发寒。

    “我不服!”许攸忍不住,对着许成大声叫道。

    “说说看,你有什么不服的?”许成依旧微笑应答。

    “既然我们要去死,那审配,田丰、沮授、张颌、高览、蒋义渠,还有董昭、荀谌,这些人,都跟我们一样,曾受袁本初大恩,他们岂不是也应该跟我们一样?为袁本初尽忠!”

    “你是想临死拉上几个垫背的呀!”许成看着许攸,冷笑道:“可是,审配是要用他的本事为我效力,以换袁尚一命;田丰、沮授等人都曾受过袁绍的劝降,他们早已经按袁绍的命令向我归降,也就是说,他们现在都是我的人,你凭什么说他们应当跟你们一样?你竟然还想着害我谋臣良将,其心可诛!”

    “我们……”许攸还想说,可惜,许成已经厌烦了。

    “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一声猛喝响起,得到许成眼色指示的典韦猛地甩出一支小戟,只“噗”地一声响后,许攸就倒在了地上,小戟正中他的脑门,直插了进去。

    “郭图、逢纪,你们两个是自裁呢,还是让我帮你们?”许成的话又接着响起。

    “唉!”郭图与逢纪对视一眼,知道已然是求生无望,最后只得颤抖着,将手伸向袁绍手中的那把剑!

    袁绍之乱,不过短短半个月的功夫,就这样被许成轻轻松松的平定了!整个冀州,能够威胁许成统治的,都被许成亲手织的一张大网给捉住了,一千多家在冀州数得上的豪门世家,成为了袁绍的陪葬品,从此消失在北方。

    不过,他们并没有死!一千多家豪门世家,能牵连到的人足可达到百多万,当然不能全杀!可是,就算是许成把不相关的人一减再减,最后,需要受到处置的仍然多达两万余人,如此庞大的数字自然不是一个“杀”字就能了了的,毕竟,冀州不是大草原!

    那怎么办?许成和一众手下费尽心思也没有能想好,除了一些个重犯要好好判刑之外,其他人都是罪不致死!

    最后,在所有人都无法可想的时候,许成终于从自己的夫人那里得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