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小说网(www.7jxs.com)由网友专注分享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包括热门的好看的完本的三国小说,三国小说完本,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男主三国小说,女主三国小说。

第六十二章 丰收之旅(1)

时间:2020-12-30 10:12:15 来源: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小说:白日梦之三国 作者:
    .

    “主公,我军大胜!”陈宫浑身哆嗦着,把胜利的消息报告给许成。

    “不用激动,不用激动,”放志示意陈宫放松,浑没注意到他自己也是同一副样子,不容易啊!虽然已经料到了胜利,但当胜利的消息真的到来的时候,仍然是激动的不能自已。

    “多少年了,自从武帝已来,我朝何曾有过如此大胜?就算是武帝之时,也没有过如此干脆、利落的胜利,厉方将军果然了不起呀!”陈宫感叹道,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这场胜利,让他们等的实在是太久了。

    “传出命令,将这条消息通报天下,我倒要瞧瞧,那些人会怎么反应?”许成尽量抑制住自己的心情,他太激动了,打败十五万匈奴骑兵,和打败百万中原大军没有什么区别,但性质却迥然不同,这等胜利,不让人知道,怎么对得起自己?当然,也对不起上战场的将士们!

    陈宫出去传令去了,许成也尽量快的处理完各项事务(其实也没多少事情让他处理),他知道,很快就会有大批的贺客到来,他有得忙了。

    其实,还有一件事情让他高兴,就是宇文部族的慕容燕被徐荣给抓住了,从她的嘴里,他终于明白了宇文秋的底牌,原来,慕容燕确实是匈奴人的内应,因为她是呼厨泉的相好,原来呼厨泉上次中箭竟然没死,他正是这一次匈奴联军的发起人;而宇文秋却是鲜卑单于楼班的心上人,也就是说,楼班才是宇文秋最强大的后盾,这也就是为什么宇文秋能和慕容燕斗得原因,慕容燕本来想把宇文秋送到许成这里,借许成的手除掉这个眼中钉,这样,她就不怕楼班日后找她的麻烦了。而宇文秋也不是省油的灯,故意透露出匈奴联军的消息,向许成邀功,同时,她也送信给楼班,把鲜卑也引了进来,楼班一向迷于宇文秋的美色,对她可是言听计从,所以,宇文秋敢打包票说能让匈奴撤兵,楼班的实力就是她的信心。不过,这两个女人都没有想到许成是如此的强硬,要打就打!而且,大胜,外带着想来沾便宜的楼班也被砍了一刀。

    “看来,这个宇文秋是不能随便就娶了,老常他们得知这个消息之的肯定会极力反对,……算了,就收她当个小妾好了,这下他们应当没得说了吧!”思前想后,许成终究不愿意放弃这个能让自已动心的美色,他又不是圣人!

    至于呼厨泉,厉方他们也没说有发现,毕竟要在一堆肉泥里面辨别出一个完整的人来,实在是不容易,说不定这个呼厨泉又跑了也不一定,不过也不用担心,没牙的老虎,都不可怕,何况呼厨泉现在只能算是一只仓惶的兔子。

    ****************************************

    而就在厉方在北方竖立起他的赫赫威名的时候,何通也率领着一万骑兵开始了他的丰收之旅。

    绑架了曹嵩,何通确实像郭嘉想得那样,并没有把曹嵩带到许成治下,太麻烦了!所以,他带着曹老头一家人,到徐州去了,美其名曰为曹老大人讨回公道,不过,曹嵩那足有数十万万钱的家财(曹嵩据说可比董卓有钱),却早早地就被他派人送回洛阳去了,毕竟他何通已经做了绑架者,不拿点赎金怎么行。

    “曹公,说实在的,我来的急,可没带多少粮草,所以呢,待会儿您老人家可要配合一下,咱们俩人怎么说也要在陶谦那里弄些东西,您正好报报仇,我呢,赚点路费,两方得利,您看如何?”何通大鼓如簧之舌,把曹嵩听得差点就翻起了白眼。

    “这是大将?军师?他不是许成军的高官么?怎么我看着就根本就是个匪徒?”曹嵩暗暗想到,绑架自己是因为要救人,还可以理解,可陶谦又没招惹他,他跑去那里干吗?

    曹嵩心里别扭,话也就没说出来,不过,他并没有了解何通的用心。

    徐州丹阳兵十分精锐,虽然只是相对来说,可也说得上是战力不俗。陶谦只因为手下没有得力的大将来调配这些精兵,所以,只能苦守徐州一隅,可徐州失落已经是意料中事,丹阳兵肯定会为他人所得,其中,最大的可能,当然就是曹操了。

    而何通此次南下的任务,本来就是示威,显示自己军队的强大力量,将领的素质一般较强,所以,何通就把示威的对像定在了小兵们的身上,他到徐州,一是为了敲诈粮草,二就是吓吓那帮丹阳兵,只要在他们心中种下“许成军不可敌”的想法,以后他们无论跟着谁,也不用太担心了。而徐州无大将实在是太好了,没有大将就肯定不敢出战,大将一怯,小兵不怕才怪!

    不过,要只是这样的话,这一趟出行,就不会被称为何通的“丰收之旅”了。

    “何大人,前面被我们拦住了一队人马,好像是往徐州去的,看样子非富即贵!”谷农,也就是把赵云送到洛阳的那个谷校尉,是这一次的领军将领,没办法,大将全都出去了,他也就只好勉为其难,先领一回大军了,不过,出身许成亲兵的他,也还是有一套的,要不然,也不能把一万人摆弄的成规成矩。

    “哦?非富即贵?”何通两眼放光,这下好了,也不用担心陶谦不给粮草了,只要逮住了这个富贵之人,可以直接向这一家人讨要,富贵之人么,徐州一向富庶,这里的富贵之人,随随便便拿个万把人的粮草应当不成问题吧!

    “带……我去看看!”何通本想说把人带过来让他瞧瞧,可转念一想,自己是要找人家要东西,总不能太过无礼!自己过去,应当是算给了那家人天大的面子,自己可是当今天下最强诸候许成的亲信手下,而且手握重权,那时候对方再出点血应当也算合乎道理吧!何通的强盗本性犯了,可又有谁能治得了他?许成行,不在!就算他在的话,恐怕比何通还要狠吧!别忘了,有这种思维,可是因为何通深受许成影响造成的。

    谷农带看何通来到队伍前方,只见一队人马,大概百十来个人,看样子,真的是大户人家。好像是从徐州城里出来,到外面游玩的样子。

    “你们是什么人?”何通问道。

    “在下是徐州别驾糜竺的亲弟,糜芳,”一个大约二十多见,快三十岁样子的人说道,“这一次只是护送舍妹去自家庄园。不知诸位为何要拦截我们?”

    “糜竺?哦!”何通想起来了,“听说他本是一个商人,挺有点头脑,而且家财颇丰!对吗?”

    “坏了!早知道就瞎编一个名号了!”糜芳暗暗心焦,听对方这语气,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哪!

    “糜芳,我问你,你家有多少庄园?多少仆役?应该能支付得起一万骑兵的粮草吧!”何通的目的一下子就说了出来,不过,糜芳却是松了一口气。

    “一万骑兵的粮草,还好,还好!”糜家家大业大,一万骑兵的粮草,倒也不是太大的负担,糜芳细想一下,自己的大哥应当会拿出来的。

    “这位将军是哪位大人属下,如此青天白日之下,明目张胆的敲诈,不怕天下人耻笑你家主公么?”一个软软的,甜甜的声音传了过来,是从糜芳这一队的马车上。

    “不知是哪一位?何不现身说话?”何通听了心中一笑,耻笑?又怎么样?要是我家主公在这儿,你们一家子恐怕倾家荡产都有可能。再说了,俺可是来示威的,大不了俺就说是从陶谦那里得到的粮草,只要抢先把消息发出去,谁还能说什么?这欺负弱小的罪名就不会存在了,俺就不信你们这个糜家有胆子敢把这事传出去,看那糜竺能以商人身份在徐州当上别驾,就知道他是个心底活络的主,谁能得罪,谁不能得罪,他应当知道的很清楚,也不想一想,俺能率一万骑兵穿过曹操治下,他就不怕以后我再来一趟灭了他?

    “小妹不得胡说!”糜芳听了大急,不就一万人的粮草吗?有什么了不起?这个小妹,平日里太娇惯,性子也刚强了点。

    马车上的帘子掀开了,一张妩媚的脸出现在何通面前,也就是何通已经心如止水,才能应付得来,看其他人,已经在流哈喇子了。

    “呵呵,原来是位小姐,不知道小姐就怎么知道天下人会耻笑我家主公呢?”何通却是心中暗叹,耻笑倒没有,恨的磨牙倒是不少。

    “先生的所作所为,不会让天下瞧不起么?你家主公若因此失了人望,恐怕不会放过先生吧?”糜小姐说道,“先生要是好言相求,我兄长自然会将粮草奉上,可看先生却似要以我与二哥为质,这等做为,实是让人齿冷!”

    “小丫头不知道天高地厚!”何通装模作样怒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们么?”

    “先生不会!”糜小姐道。

    “哦?你如何看出来我不会杀了你们?”何通心里觉着有点意思了。

    “先生若是想以我兄妹二人为质而得粮草,当然不能杀了我二人;若是先生放弃了这种想法,杀我兄妹二人还有什么意思?”糜小姐自信的说道。

    “妙!妙!妙!”何通心中大喜,这么一个美人,看样子还挺有点骨气,比这个糜芳都强,这样子的美女,不正是自己等人在找的么?而且身份也对盘,豪族之女,嫁给主公当正妻正合适不过。原来,对许成的亲事,他和常鑫等人早就开始操心了,本来倒也不是很急,可宇文秋的到来却让他们感到了危机,这个宇文秋有头脑,看样了还有不小的野心,要是主公娶了她,谁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可看上去,主公对她还真的点那个意思。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去替自己找一个主母。

    而这个糜小姐的表现,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有胆有智,虽然还有点天真,不知人世险恶的意思,可只要再加上自己等人在外相助,就算主公真的娶了宇文秋,也不用担心她会造成什么祸事!

    “哈哈哈!”想到这里,何通大笑。

    “先生为何发笑?难道小女子的话很好笑吗?”糜小姐不乐意了,这个半大老头真可恶,她想道。她年纪还小,也不过才十六七岁,从小又被糜氏兄弟娇惯得很,虽然不是刁蛮任性,可也不是那种一点脾气没有的人物。

    “没什么?”何通心情舒畅,说道:“不过,小姐说的话在下可不敢苟同,你可知我是何人?就敢妄下断语!”这小姐是有点智力,可仍稍嫌不足,所以,何通要给她点儿经验。

    “不知诸位是哪位将军麾下?”糜芳抢先说道,看样子,小妹把人家给惹得有点火了,可不能再让她说话了,所以,他边说边做手势让手下把糜小姐给拉回车内,还把帘子放下。

    “我叫何通,乃是卫将军许成麾下!”何通怡然自得,现在听到这两个名字的人还没有几个能镇定自如的呢。

    “什么?”糜芳一下子楞了,不出乎何通所料,他被这两个名字给吓住了,心中更是十五个吊筒打水,七上八下,到现在为止,卫将军许成麾下何通,一直是诸候心中最大的悲痛,就是这个家伙,把他们治下的百姓,给弄走了个七七八八,没剩下几个人。

    “不知阁下来我徐州,有何贵干?”糜芳小心翼翼地问道,他看了看何通身后,刚才没注意,他只是一开始看到对方兵很多,心里就怕了,这时再看,好家伙,恐怕有几万骑兵吧!这人这次来徐州肯定没好事,还有这么多兵,难道许成要打过来了吗?

    “没什么!我们只是路过徐州罢了,顺便帮陶州牧大人清理了一帮杀人越货的小贼,当然要向徐州要点辛苦费了!”说到这里,何通顿了一下,反倒把糜芳吓了一跳。

    看到糜芳的反应,何通暗地里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过呢,听了小姐这话,我认为还是直接向陶州牧要粮草,所以呢,就不难为你们了,你看如何?”既然已经决定把糜小姐给推上主母的座位,就不能太得罪糜家,放一把的好。

    “糜芳深感阁下盛情,那我们就先告辞了!”糜芳听到这话,立即就想就坡下驴,可他面前的军队却根本没有让路的意思。

    “在下不想为难糜先生,只不过呢……”何通看着糜芳转换不断的脸孔,心中不住摇头,“不过呢,在下想请糜竺别驾到洛阳任职,所以,两位就随我们一起走吧,我们一起去徐州城!”

    “完了!”糜芳暗叹一声,“财招祸端哪!这何通肯定是看上我糜家的财力,想来个连锅端了,这下恐怕连陶州牧也护不住我们了!完蛋了呀!”

    “去徐州城!“何通大手一罢,大军继续向徐州进发。

    *******************************************

    北方,冀州,邺城,袁绍府邸!

    此时的袁绍正统兵在与公孙瓒做战,连战连胜,已经打到了幽州,所以,现在袁府做主的,是他的大儿子,袁谭,袁显思。

    “大公子,据报,在邺城周围突然出现小股黄巾余孽,您看,我们应该怎么办?”辛评问道,他本是韩馥的谋士,不过,现在已经投了袁绍,当然,他也是劝韩馥让出冀州给袁绍的众人之一。

    “哼,我正嫌手脚发痒,这些家伙就来给我解闷来了,正好!待我先立上一功!”袁谭阴着脸说道,辛评一看就知道,这位大公子又想开杀戒了。袁绍此次出征,没有带上袁谭,反而带上的次子袁熙,这让一向刚愎自用的袁谭如何能喜?其实,辛评对袁绍的这种做法还是认同的,袁谭一向阴狠,嗜杀,兼且自以为是,袁绍不喜欢他也就很正常了。而袁绍的次子袁熙,为人刚猛,颇有些勇力,就算比不上那些个大将,也比袁谭强一些。当然,这只是辛评的个人认为,他对袁绍留下自己来辅佐袁谭,心中可是很不满的,不敢怨主公袁绍,但在心里摆弄一下袁谭总还是可以的吧!

    “大公子,自从张燕被赶出冀州之后,冀州就没有过什么黄巾贼寇,现在,突然冒出这么一股,我担心是诡计,所以,大公子还是不要轻出的好,您毕竟是万金之躯,怎么轻易犯险?”辛评轻轻的说道,他可是尽捡些动听的好说,只是希望袁谭能不要轻举妄动。可他因为对袁谭一向有些意见,所以,与这位袁大公子相处的时间也就少了,不能正确的判断袁谭刚愎的程度,他没想到他的这些话,反倒让袁谭坚定了出城杀人的心思。

    “哼!辛大人,我看你是太过小心了!冀州治下,还有谁能威胁到邺城?这股小小的黄巾,恐怕是以为我父亲出兵剿灭公也瓒去了,城里没有多少兵马,所以才敢出来撒野,我就应该杀一儆百,让他们知道知道厉害!”袁谭脾气犯了,他当然知道辛评看不上自己,现在,袁绍的手下已经开始了分化,只不过袁家三公子袁尚还小,虽然甚得袁绍宠爱,但还没能构成对袁谭地位的威胁,而辛评有倾向袁熙的意思,所以,袁谭是不会听辛评的话的。

    “可前些日子主公不是送来信说,曹操探到许成麾下大将杨洱很可能就潜伏在冀州一侧,让我们要小心的吗?大公子还是要小心些好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重要声明:七剑小说站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七剑小说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admin#7jxs.com ,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七剑小说 三国小说完本排行榜  © www.7jxs.com